设置

关灯

日子慢慢过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陈家少爷来北平城是为了把三乔带回去,顺便再来谈个生意,说来说去,三乔是想通了,陈家少爷可没开悟,留了些银钱,说着下次还要来的话走了。

        余司礼身为一个指望着补品养身的人,巴不得姓陈的搬金山银山过来,钱,他余司令可从不嫌多。

        小姑娘像是从那天起开窍了,对人也不冷嗖嗖的,说话也不夹枪带棒,余司礼觉得这样的三乔甚好,自己的生存环境现如今是越发优异了。

        这天,他躺在床上怡然自得,夜里三蹦子出门去给他买吃食。突然间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许多次让余司礼午夜梦回时分都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余老司令在外边有很多女人,可都是玩一玩,都不成气候,只有这个安达朱,颇有些手段。使了阴招怀了孩子,往余府里一扎,对着他们泼皮无赖地耍横,对着余司令巧言令色一番,直接把余司礼他那娇弱多情的娘气得一命呜呼。

        安达朱翻身做了余司礼这个小混蛋的后娘,她还是个小妾的时候,那余司礼想了不少阴招整治她,如今她得势了,怎么可能让他好过。

        她从中作梗,本来就僵的父子关系更是降到冰点。余老司令看自家大儿子越来越晦气,真恨不得没生过。

        余老司令死了三天,安达朱才给千里之外的余司礼报信,一进家门就是鸿门宴,余司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了出来,得亏他年长,早早接手了一部分部队,要不家业可真没他的。

        因着他这个后妈,余司礼在草甸子荡了许久,午夜梦回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如今他听到安达朱就在窗户外头说着,“筱小姐,您这地方可真宽敞。”

        三乔今天从教书那地回来,女主人说着要送她一程,这一送送到了家门口,三乔知道妇人指整个院子,这是个典型四进的四合院,三乔赁的这间恰好是垂花门后的后罩房,又偏又阴。如今妇人站在院子中感叹,声音断断续续飘进余司礼耳中。

        三乔不想让别人可怜,便接话说“夫人我到家了,您回吧!”安达朱点点头,有人说她家教书先生是破落户,她可不信,她堂堂余家怎么能招一个穷教书的呢!如今她满意了,便赶紧离去。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