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他乡遇故知,给他一巴掌 (1 / 4)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快到新年,三乔的一切渐入佳境,系里招生办的主任跟她说系上恰好有个转正名额,明年开春她就是正式的燕园学子,明礼跟她一起给京报投了几篇稿子,也被采纳了,万事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着。

        城门枪击案发生后的第五天里,余家小少爷便不见了踪影。她央求着陈家哥哥帮忙找了许久也没有下落,每次想起那个小孩,自己好歹做了他几日的师傅,怎么着也有情谊,如今说不见就不见了,她心底里委实难过。

        再过一段日子,就是农历新年了,三蹦子跟陈家少爷都想着让她回家去,好说歹说,她终于回家了。

        三乔像候鸟般穿梭在北平与家之间,一年一次,不知不觉时间转眼过了三年。

        当初家里拗不过三乔,决定先缓缓,答应三乔毕业之后,再办酒席,成婚礼。三乔不知道陈家三公子是怎么着点头的,反正这事就此搁置了下来,这一擱就是三年,不过如今日子越发近了,三乔快毕业了,她势必要再把这事给拖过去。

        她知道自己像鸵鸟,可如今她实在不知道对陈家少爷怀着什么心思了。她学了那么多圣贤书,读了那么多先进思想,她终于明白女子是可以不以男子为依托的,女子也可以撑起自己的天。

        上海篇

        余司礼来上海三天了,他过来谈生意。他如今南国生意做的刚有起色,倒腾在他手上的军火不多讲也有几个师的武装。

        上海滩的大佬们都是见惯了各色场面,寻常货色入不了眼,他刚从南边倒腾了一手货,如今正寻着买家,他那几千人的小部队可吃不下这批货,他来上海这些天也没捞着见这些大佬一面。

        听说百乐门有个大佬今晚常去,他准备去碰碰运气。

        灯红酒绿,靡靡之音,乡下可少有这些好东西,窝在乡下许多年的余司礼霎时间如鱼儿入水,悠闲自得起来。

        他没瞅见那位大佬,可他瞧见黄金雅座坐着一位妇人,珠光宝气可真打眼呀!他寻了杯酒准备凑上前去,搭搭话。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