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跌宕起伏与伪香艳的一章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余司礼不是很想走,虽说三乔找着了送他出去的门路,可他如今已经落到残兵败将窝在洋淀子里许久,就算只有一丝翻身的机会他也得抓住。

        余司礼趁着三乔出门上班换了一身三蹦子的衣服出了门。他既然到了这般境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要去找那个把他逼到如今这个情形的督军。

        他很久没有出门,不了解外间的局势,如今上海的局势颇不平静,江浙这一带微有些个兵的都对上海这个埠头虎视眈眈,如今二把手一死,这新上任的督军屁股还没坐稳,就有许多地方上有兵的大员们揭竿而起。上海如今正巧是那炙热的火炉子,每个人都来取暖,每个人都被烫伤。

        三乔下了班回到家,她帮着余司礼添置了一些冬日里的衣物,她想着北方如今更冷些,谁知道刚一进门,没碰到余司礼,她来来回回在房间里四下搜寻着,她甚至去了三蹦子的房间去找了找。没人……她心底里空落落的,桌子上还放着他昨天剥下来的橘子,她嫌酸没吃。夕阳映在白色的橘络上,三乔突然觉得心口一阵疼。

        陈廷迎面走了进来,他扶起了蹲在地上的三乔:“乔,上海局势不稳,我这边生意结束了,我们赶紧走吧!”少女红着一双眼睛看向他,“你知道余司礼被我藏在这里。”陈廷从来没正眼瞧过那个人,他眯着眼笑了笑:“那个傻小子,我一直知道”他扯着三乔的胳膊“玩玩闹闹就好了,老爷子还在家里等我们呢!”三乔发现自己越发不了解面前人,她叹了口气说:“可余司礼怎么办呀!”

        三乔没料到自己的上海之行结束的这么快,当她被陈廷柃着脖子提上火车的时候,她心底里想着她刚来上海的场景。她知道这趟回去她没有任何的理由再抗婚了,可是她还不想就这麽快认输。

        不出余司礼所料,他还没出大门就被捉了,督军暂且焦头烂额着一堆事没时间理他,他被下了狱。说来这个监狱他也算常客,这都第二次进了。余司礼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就算他不接受又能怎样?一切都是自己惹出来的。

        他睡在冰冷的石板上躺了三四天,眼花之际,听到有人叫自己:“余司礼……”他想阎王爷这么早来见自己,还是个女的?打眼一看,原来是三乔。

        三乔趁着陈廷不注意逃下了火车,临走三蹦子笑嘻嘻地问:“姐,你是不是放心不下那个余司礼呀!”三乔思索片刻,确实如此,便点了点头。三蹦子马上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催着她说:“您这边事办完了,可得赶紧回家,你再不回去可能就得被扫地出门了,姐呀!”

        三乔托着报社里的前辈帮忙开了条路,眼下四方乱着,狱卒那边只要有门路塞点钱就能打发。费不了自己几个事,又能救他一命,何乐而不为。

        余司礼不知道自己是死里逃生,督军早就想要拿他做文章,把二把手的死全怪罪到他身上,可巧他落网那天,南边来了一队兵,督军焦头烂额那股得上他,狱卒又怎知他姓甚名谁,这年月银元大洋就是亲王老子,只认它就行了。

        余司礼好久没吃饭腿软,三乔带着他出了监狱大门,三里地没一个卖吃食的。他倚靠在三乔身上,轻声说:“我来的时候记得这附近地里有甘蔗”

        监狱在郊县,离城里十几里地,三乔托着前辈的关系,跟着狱卒大哥来的,如今她领着人走,狱卒大哥也不能送她一程,她有些傻眼,听着余司礼的话,赶紧接上:“那不好吧,这叫偷窃。”

        这一说,可把余司礼给气笑了,“那你给我变点吃的出来,或者你把我抬回去?”三乔悻悻地说:“吃一两根也不打紧的。”

        两人高的甘蔗黑压压的,三乔瞧着余司礼的嘴巴嚼巴嚼巴,上下牙床一碰,时不时有细白的甘蔗碎吐了出来。余司礼吃了些甜水,恢复了气力,说:“北方有种芦苇,根嚼起来也甜甜的,饥荒的时候就拿那个当主食。”三乔好奇的听着余司礼讲着,突然余司礼凑近她,一双手举得高高的,“喏,有个小虫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