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别经年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时间一晃就是三年

        1929年,全国的局势依旧动荡不堪,各大军阀盘踞一地,打着各色旗号抢着地盘。人们依旧在战争的阴云底下苟延残喘。

        “乔……”陈廷笑呵呵的从门口走进来,他如今接管了整个陈家,三乔从上海回来又陷入了大宅院女人的生活,这不前几天,她又跟自己的姨娘吵了一架。陈廷应筱家老爷子的邀请带三乔出门散心。

        三乔早早打包了行李,等在家门口,她招呼着“陈家哥哥,这里。”这些年霸占着陈廷未婚妻的名义让她的日子不至于那么难过,少了许多指指点点,但一直耽搁着人家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她主动问到“我们这是要去哪?”

        陈廷有些不好意思“无锡的一家纺织厂,最近老有工人闹罢工。带你出门还得处理工作……”

        三乔摇了摇头,“没事,我自己逛。”

        从东北到无锡坐火车需要特别长时间,陈廷这些年来来回回南北跑早已习惯了,陈家在他手上体量扩了三倍,跨过了以往的单一贸易,渐渐地兴实业,强民生。

        三乔打心眼里佩服陈廷,家里长辈一日日拿着年龄说事,自己如今20出头这般大了,还没嫁人,长辈们唉声叹气!

        每次后院那伙子婆娘嚼舌根,三蹦子要去理论都被三乔扯着,人言可畏,以前还能凭着一腔子血热,如今呢?她跟陈廷的婚事,她拿什么抗争?拿她刚冒出苗头却不见了人的爱情吗?

        到了无锡,夏季里绿茵连绵,三乔一个人溜达倒觉得也不错。到点了她就去陈廷的厂子里陪陈廷一起吃饭,他工作忙对着三乔却总能多吃一点,三蹦子笑着说,姐呀!你可是治陈家少爷的药。她笑笑,不置可否。

        无锡的工人运动下去了,可上海又声势宏大起来,陈廷却不知道为什么并不急急忙忙往上海赶。厂子里经常彻夜灯火通明,陈廷人在厂子里住着,安排三乔住着自己一处挨着河的宅邸。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