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们会好好的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再相见,已经是半个月后,三乔天天窝在公寓里闲的发呆,正巧前辈知道她又来了上海,邀请她来自家沙龙上玩。三乔这才整装出发。

        前辈家在临江的地方,是一棟带着花园的大房子,大家正端坐在花园里听前辈的爸爸,有名的作家聊着如今文艺界的现状。三乔听的正入迷,却听见一声“伯伯……”

        文豪起身,握着来人的手,一脸欣喜地说“哎呀,世侄……快坐快坐”

        来人是余司礼,三乔打死也想不到有一天余司礼能坐在自己的对面,跟顶级评论家作家聊文艺,她想抽自己一巴掌看看这是不是真实的。

        “乔”前辈在阁楼上叫她,她提着裙子跑了上去。一杯一杯的洋酒上嵌着小伞,三乔领了一杯,漫不经心地从楼梯上往下走,她今日穿着一身米黄长裙,全身透着一股子慵懒。

        有人从面前想要上楼,三乔下意识地侧过身体,不料却被那人一把搂紧怀里。哐当,玻璃杯碎裂在大理石楼梯上。“乔……乔……”吐出的字打着勾一下子勾着三乔的心,耳边是热气,夏日里,闷热,两个人没几下出了一身的汗。

        三乔也不推开他,她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任由自己被搂进怀里。久久“放开我吧!”出乎余司礼预料,怀里人的话语分外的冷。他一脸诧异地问三乔“你为何要躲我,我找了你许久。”

        三乔抬起头,一脸冷漠地说“有多久呢?我又没走丢,也没有不辞而别,你找我干什么?”

        说着走下了楼,三乔要走,临出大门,却不料余司礼匆匆忙忙的跑出来,拉着她上了自己的车。

        三乔当然觉得余司礼不会卖了自己,虽然他缺德,缺心眼儿,于是安安稳稳坐在后座。或许,她心底里是想要一个解释的。

        余司礼在上海滩摸爬滚打了三年有余,凭借着新任督军的关系,他如今也算是站稳脚跟了。一年前,他刚还买了一座宅子,前朝的大员府,瞧着跟北平的四合院有几分相似。

        到了余府门口三乔生着气不愿走,余司礼一把揽起三乔,打横抱紧了府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