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抢亲大战????才不是,小混蛋归来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三乔一觉醒来,听到前厅传来三蹦子那颇为吸引人的声音:“姐……三乔姐”她收拾好走到客厅便瞧见陈廷一身便装坐在桌子上,三蹦子扯过三乔就要走,陈廷也起身告辞。

        余司礼快步走过来,扯着三乔的手腕。陈廷未发作,三蹦子倒是一蹦三尺高:“姓余的,拿开你的臭手……我姐三番两次救你,你知恩不报也就算了,动不动就搞消失……滚开……”三乔心底里笑开了花,三蹦子把她藏在身后,一副护崽样,“三年前,我们在上海给过你机会了,你没把握住……不辞而别,我告诉你,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别欺负人。”余司礼张口欲辩“我……”“你知道,北平城里你离开的时候,我姐足足哭了一天……”三乔心想我也就落了几滴泪,没有这么夸张。

        “真的吗?”余司礼一张嘴全然喜气洋洋,正在三乔不知道怎么接话的时候,陈廷站了出来:“乔……跟我回家……”他拽着三乔余下的左手腕,三乔抬起眼,看着他,“陈家哥哥,我们能再聊聊吗?”

        三乔觉得自己跟陈廷的关系容不得细想,一细想自己就成了个王八蛋,可自己一个劲往外推,不成想弄成现在这幅样子。

        “跟我回家……”陈廷看着眼前的人,自己忍她让她都到了这样的地步,竟都换不来她的回心转意。“陈家哥哥……你也娶了妻,生了子,只不过一个陈家三少奶奶的头衔空着罢了,我要是不回去,它也不会一直空着的。”三乔苦笑着说:“陈老太爷那么宝贝孙子总有一天,你的表妹会扶了正。而我这么不懂事,我爷爷也没有立场责怪你们。”

        “乔……你嫁我也好,不嫁也罢,可我不能看你往火坑里跳……那个余司礼”陈廷满目怒火“他不学无术的一个混混,仗着家族护荫胡闹……把自己命差点都搭了进去,他能干什么?”三乔深吸一口气,“陈家哥哥,看人不能只看过去,以前我也是不学无术的人,你还记得那个混蛋三乔吗?仗着我爷爷的余威横行霸道的三乔,她也变了。为什么余司礼就不能变呢?”

        夜里,余司礼坐在灯下理着账本,身旁是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三乔,灯光里映得一张皎洁的美人面。余司礼抽走三乔手里头的报纸,“哎呦,我以为你看什么明星八卦看得这么入神,原来是在看这鸳鸯蝴蝶做派的。”余司礼把手里的世界日报叠好放在茶几上。三乔色心顿起,摸了摸眼前人的脸:“什么时候这么规矩了,报纸都要叠的整整齐齐……”“士别三日,要刮目相看”说着,余司礼用手从三乔的眼眉上轻轻刮过,凑到三乔耳边说“你不走了吧!”

        “我突然想到陈年里,有人跟我说过,劝我早早嫁给陈廷,还跟我说爱情最不靠谱”是自己,余司礼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赶紧揽紧了怀里的人说:“爱这种东西,千人千面,别人那里可能不靠谱,但在我余司礼这里,一定的矢志不渝。”三乔越听心里越打鼓,一个劲吹嘘自己的男人最不可爱了。她有点想念昨天晚上那个憨憨的余司礼。于是撇了撇嘴:“你怎么这么有信心?”

        “我对我自己其实半分信心都没有……”余司礼凑在三乔耳边说:“我见惯了男女之间假意交欢,那些女的她们爱我爹的权,也爱他的钱,所以簇拥在他身边。我爹也乐意用那些女人来证明他的成功。只有我娘,她是为了爱,可一旦你爱的人没有回应,你的爱也就半文钱都不值。我娘是自己逼死的自己,她要是能看开点,也不至于疯了。”

        “乔……呀,我虽然也对爱没有信心,但如今我有决心。”三乔把自己的头抵在余司礼的下巴上摩挲,像个小动物一样乖乖窝在他怀里。“我倒是没想这么多,大不了头发一绞当姑子去。”三乔笑得没心没肺,可心底里却生出一腔子难以言喻的感动。原来他也跟自己一样顾虑重重。

        她侧过头,亲了亲身边的余司礼。余司礼偷着香,心里美的没边,装作若无其事说“今日里,你怎么跟陈廷聊的,我都准备好要打一仗了。”“打仗,你在说什么呢?”三乔忍住笑“他又不是我爹,也不是我哥,他也不喜欢我,只不过他们家缺一个三少奶奶的名额,又不是非我不可。”三乔叹了口气“他不是障碍,…”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