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去妓院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他跟三蹦子想到的第一个损招,就是招呼他哥去妓院。

        余司文想着让自家哥哥偷偷腥,顺道可以把三乔气走了,自己个儿安安稳稳地待在余府里,省得两个人管着自己。

        但他不晓得余司礼这个混迹多年的老狐狸早早瞧出来了他们之间的这些弯弯绕,专等着他们来招架,寻个理由把这些混小子扔进军营里,给自己挣个清净。

        余司文诓着他哥出了门,还顺带交代三蹦子了诸多事宜,蹦蹦跳跳回了院子,三乔正坐在花架下看书,他第一次没有立马闪走而是战战兢兢地坐在了三乔旁边。

        “你怎么老爱看这些老掉牙的书”

        三乔一脸诧异翻开书皮“嘿嘿,还好吧!报纸上连载的,新鲜热乎着呢!不过就是追连载实在是让人着急……”

        余司文晓得三乔喜欢看鸳鸯蝴蝶派的,说“你那么痴迷这类,我哥如今政商文艺界都混得开,让他帮你要手稿都可以呀!”

        三乔笑一笑“小伙子,你还不知道顺应时节的好。”

        余司文突然压低嗓子说:“你爱我哥的钱吗?”“你哥很有钱吗?”三乔反问道。

        “还行吧,我哥的钱是他自己一步一脚印拼杀出来的。”三乔倒是不知道这,她一直以为余司礼还是仰仗了他舅舅才成了气候,听余司文说才知道,这几年余司礼有多么魔鬼的折磨着自己。

        他借着自家舅舅的势头广结人脉,跟各色人物那都拜了码头,新督军能在上海站稳脚跟,有一部分跟余司礼这个假财神爷有关。

        “我哥哥不仅做生意,日日回来还要学西语,学新式财务,还跟你一样捧着本大部头读。我问他问什么“打熬自身,锤炼筋骨,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在见到你看重的人,你能堂堂正正地站在她面前。”

        三乔心底里升腾起一股子熟悉的味道,那时节,自己从家里逃出来,也是抱着不蒸馒头争口气,日日疯了一般泡在图书馆,泡在那些经年的书籍里,她才不是那个草包三乔,她胸中有丘壑。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