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美男子的哀愁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饶是余司礼在来之前编排了自家多少闲话,三乔始终觉得,余司礼母亲的那伙娘家人里应该不乏聪明人。毕竟是世代簪缨的勋贵人家,如今没落了些也有几分节气跟风骨在,门楼子就挺显赫的。三乔笑嘻嘻地拉着余司礼问:“你家那块灰蒙蒙的匾上写了个啥?”

        他们在丈余高的前门口底下百无聊赖地站着,听前来禀报的下人们说,自家老太太说早年间小女儿病死了,没得他们这伙儿亲戚。三乔瞧着余司礼的脸紧绷着,扯了扯他的袖子,惨兮兮地说:“这天看着要下雨了。”不知道老太太葫芦里揣着什么药,可下雨总不能淋着吧!

        雨铺天盖地的下了下来,河里瞧得波涛滚滚,窗上下成了水帘子。三乔站在水帘子前,对着天。刘松源奉着督军的令给他倆寻了一处客栈安置了下来,她第一次瞧见刘松源本人,外界传闻他是莽夫是杀神,但三乔瞧着也就一正常人,不过眉宇间暗暗隐着些许杀气。

        无锡是刘松源老家,还有寡母在,他安置完余司礼与三乔便撑着伞回了家。雨里朦朦胧胧看过去,水青色的天际里高大硕长的身影倒有几分韵味。

        “乔……”三乔接过余司礼递过来的热茶,“你瞧什么呢?这么入神”余司礼好奇地顺着三乔的视线瞅过去。刘松源早已消失在石桥上。“瞧美男子呀!”

        余司礼仰头大笑,“哎呦,哪里呢?让我也瞧瞧。”余司礼一向对自己的美貌相当有自信。说着探头出去“在哪呢?”

        三乔白了他一眼“你……美男子就是你,行了吧!”

        雨哗啦啦飘进来,打了余司礼满头满脸,美男子霎时间成了落汤鸡。

        三乔使劲憋住笑,谁知余司礼挑了脸边的水抹到三乔脸上“我们无锡水养人,你来点?”

        三乔顿时无语,三蹦子那种小孩子现在都不兴这么玩了!她正要回自己的卧室,却不料余司礼一把捧着她的脸,眼睛对眼睛,鼻子对鼻子地问“有我好看”

        面前人眼睛眨巴着,一脸忠犬样,三乔霎时间泄了气“压根没瞧见正脸……只是递了把伞给他。”

        余司礼忿忿不平,抬头咬了三乔一口,这一口刚巧咬到下巴上。气得三乔差点大耳光招呼他。

        他直接把人手往自己怀里一揣,抱着三乔躺在床上。“乔,陪陪我,要见那些人我心底里没底!”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