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火车上的求婚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余司礼没听到他们两之间的言语,可他也从陈廷那落寞的脸上嗅到了三乔绝对没说什么好话。他其实觉得三乔在人情世故上分外缺心眼,可如今这种缺心眼他真的蛮喜欢。

        三乔正往学校里边走,听见有人喊她,赶忙回过头,远远的看见余司礼在黄叶纷飞中朝她跑过来,青年人一袭黑色风衣显得长身玉立,眉眼俱是笑意,一双黑色的眼睛望着自己,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了自己。三乔心底里想着,眼前站着的这个青年竟然就是自己的心上人。

        余司礼开门见山,说:“听说你要放几日假……有事要去北平一趟,想带着你一起去故地重游。”三乔被他毫不掩饰的热情冲晕了头,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可她忘记了自己这月的稿子还没写,要是开起天窗,前辈岂不是要杀了自己。在去北平的火车上三乔想起了这件事,于是赶忙从余司礼的文件包里抽出几张纸,继续写着她的作品。余司礼看她赶稿赶得着急,连饭也顾不上吃水也顾不上喝,于是在一旁端茶递水,三乔这时候又瞧出余司礼的一分好,那些浮华浪子勾搭女人的手段确实蛮让人受用,尤其当这个浪子收拾起所有手段全往你一个人身上招架的时候。

        他瞧着三乔龙飞凤舞的字迹,说:“我瞧了你写的故事,男主人可真是薄情浮浪的紧……”三乔转了转僵掉的手脖子说:“是吗?还好吧!看这类报刊的女性居多,大家都喜欢这类花花公子,大抵如今大家虽说着摩登起来可还是觉着三妻四妾才是正常。”余司礼说:“你写你的故事,为何要去迎合旁人。再着说,痴情种也未必没有花花公子抓人!”

        三乔被余司礼勾起了兴致,她跟余司礼聊可是破天荒头一遭,她倒是要看看,他们两这绣花枕头碰上半瓶水到底是谁更虚一些。余司礼说“你不觉得你对笔下的女主人公颇狠毒了些?多情风流男人身边的女人最可怜……”三乔有些楞“原来你知道这些?可你……”三乔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盯着面前人,余司礼把手边的茶杯搁到一旁,笑嘻嘻地揉了揉三乔的脑袋瓜。

        他一脸了然于心的表情,说“你是不是想问,可我为什么还去当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花花公子,你刚刚递到嘴边的话是这一句?”余司礼叹了口气“三乔,漂亮脸蛋不仅仅是女人的依仗。当一个男人没权没势的时候,他要是还长有点招人喜欢,那这张脸也能成为男人的依仗。当男人有权有势的时候,他又得找点漂亮女人来证明他的权势。”

        三乔双手捧脸,一脸求知状“所以你是要告诉我,漂亮男人有权无权都很危险?要我小心点,看着你别被人抢了去。”三乔坐在车窗边,风吹起她鬓角的碎发,眼里含着笑。

        “不,我得谢谢你,在我掉进深渊之前,拉了我一把,让我迷途知返。”余司礼也坐在窗边,旷野里的风四下里吹过来,他觉得四肢百骸一股子寒意,瑟缩着蜷了起来。

        三乔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你还记得当年晚宴上的达令珂吗?她怀着孩子被大兵逼着从窗上跳出去的时候,我就在近旁瞧着。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上海吗?我手里有一批军火,是我在南方挣命夺下来的,我自己那一小股子兵吃不下,我起了念头来上海卖给督军,其实我们两很早就见过了。我才能在百乐门给你当众解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