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怪异的老妇人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北平城里一如往昔,暮鼓晨钟。三乔跟着余司礼住进了沪上的商社,主人家是一对日本夫妇,有一双可爱的儿女。小女儿看到余司礼就走不动道,小人儿才一岁多张着手臂要余司礼抱抱,妇人一脸笑意,说“这姑娘就喜欢长得好看的人,长大了可怎么办?”三乔笑得一脸纯真:“长大了招一个长得俊的夫君。”她正逗着小孩子,被余司礼扯走了。

        余司礼订了一个小院子,廊腰缦回,三乔挽着余司礼的手臂,笑盈盈地说:“为什么不回余家大宅呢?”余司礼看了看远方,说:“你知道如今北平城的当家人是谁吗?”“谁?”“陆金钊”

        如今四下里军阀们各自割据一处,他们从沪上到北平,自然得小心行事,三乔记得余司礼跟陆金钊的宿怨,城门楼子那一枪虽说只是死了个安达朱,可那年要不是陈廷,他们可能都得葬身在那里。

        余司礼如今是真的忙,第二日起三乔便没见他的人影。她自己去燕园里溜达。这座古城三四年时光里没有分毫变化,这座全国闻名的校园也是没什么变化。

        三乔走进教室里,须髯皆白的老师站在讲台上,讲着十几年来的文学兴变,兴之所至长啸一声,三乔听得津津有味。这时候,窗边传来熙熙攘攘的脚步声。大兵站在教室外边,说要抓前些天去游街抗议的学生。

        是一个女学生,穿着校服,惨白着一张脸。大兵拉着女学生的袖子要走,台上的老先生一声怒吼:“课堂上,你们作甚?”说着站在女学生面前,对着一群兵说“谁准你们进燕园的?”领头的大兵一脸严肃:“长官”老先生冷笑道:“让你们长官亲自来找我,在我的课堂上要带走我的学生,从我老头子身上踏过去吧!”

        台下,学生们鼓起了掌,那群大兵定定站在教室门外,最后招惹来了校长。校长到底长袖善舞,一番说辞,那群大兵就自动退了回去。

        晚间余司礼总算忙回来,匆匆扒了几口饭,说“事办得差不多了,明个我陪你溜溜这四九城。”三乔说“行,有您出大力的时候。”

        北平城里有许多胡同,三乔原先赁的房就在胡同里头,不过那户人家曾经也阔,后来是没落了才租房子出去。所以三乔住的那个胡同,还是相当气派,路面宽开个汽车进去都有余。可眼前的这个胡同显然破旧得紧,家家顶着个破门,有的干脆连门都没有,横着一块木板。路面也就堪堪能够两个人并行,脚底下全是飞扬的尘灰。

        “你没事来这破烂胡同作甚?”三乔蹬着一双黑皮鞋,此刻全是土。余司礼在她耳边不住地嚷嚷。“来找个人,说来这个人你也应该熟,是大先生的结发妻子,是前辈托我来看看她。”余司礼对于本家舅舅那边的事本就一无所知,此刻也耐心欠奉。“他不来,倒叫你来。”余司礼对于三乔跟前辈走得近颇有微词,此刻心底里更是一万个不耐烦。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