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骤生变故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三乔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是一片漆黑。余司礼陪着她溜达了几天北平城,不过近几日又有事,日日早出晚归。三乔习惯了一个人的光景,自己一个人在北平城里溜达。

        近日里,她都是寻些旧友,不过令她颇为感叹的是,这些旧友可比自己争气多了,白日里在大学里担着教职不说晚间里还给那些工人上着夜课,她去朋友的小公寓做客,正巧朋友要出门上课,邀她一起。

        工厂有些路程,眼看着天就要黑,四周的草木看着有些森然。朋友挽着三桥的手臂“我还能把你卖了不成?”工人们热情似火,小小的车间厂房里小板凳摞小板凳,三乔没见过这阵仗。百十来个人孜孜不倦地吸收着新知,他们上方悬着的灯忽明忽暗,可没有一个人停下笔,抑或是受到干扰。三乔简直感动极了!

        下半场,朋友窜托三乔去讲讲,她刚刚在讲俄国文学,三乔并不怎么感兴趣。笑了笑“你又知道我对俄国的大部头不感兴趣,故意打趣我呢?”朋友眨了眨眼“没说让你讲这些,给他们教教讲讲咱们大中华的传统。”三乔喜笑颜开:“好嘞!”

        开场很顺利,三乔讲得逸兴遄飞,正当此际,却溜进来几个全身黑衣的人,底下一阵骚动。三乔站在台上傻了眼。有人喊:“警察来了……”人们蜂拥着往出口挤,三乔看着底下乱成一锅粥,定了定神,想先找人。可不料人群中的黑衣人站起身来,吹起了哨子,打着手电筒明晃晃地照着所有人“所有人蹲下……”三乔站在台上成了出头鸟,第一个被指着,她心想着蹲下就蹲下呗!

        不料人群里,有人给了这些黑衣警察一闷棍,人群顿时骚乱起来。三乔被不知名的手拽进了人群中,她被人群挤过来挤过去,脑袋昏沉,好不容易得着一个空隙,三乔正要跑出去,眼前一黑,她的后脑勺结结实实挨了一闷棍。

        她想起来是这么个事了,于是爬起来环视四周,油腻腻黑乎乎的铁栅栏,墙壁里有几只老鼠跟她大眼瞪小眼,三乔穿得单薄,此刻这个地方阴寒的紧,她揽紧了自己。她不知道自己如何就招惹了警察,被关了起来。可余司礼哪知道她去了哪里呢?她现在只能等人来。

        余司礼最近忙得很,有一批货要在北平掌权者眼皮子底下进行,可真是不容易。他发家凭的是军火,如今虽说接受了一些刘家正经的生意,可军火这门生意他是无论如何不能弃了的,如今大江南北最挣钱的买卖,况且他的背后可是如今的沪上督军。

        这些年北方地界宛如钢筋铁骨,被陈廷控得牢牢的,他无从下手。可不知最近陈廷转性还是怎么地,所有的钱一股脑全投到实业上去了,这才有北平城的这单生意。这单生意是东北那边人指名要,可接单的是北平城里的一个小兵头,余司礼心底里觉得这或许是一个套。

        他跟小兵头在茶馆谈妥了几十万大洋的生意,出门就被人跟踪,他最近日日回得晚,就是在路上摆脱那伙人费了些功夫。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对方的行踪也尽在掌握,可他千算万算都没想到,那些人会对三乔下手。

        三乔隔壁有小小的啜泣声,她探过头,看见一个姑娘窝在地上,隔着栏杆轻声问道“怎么了?”姑娘抬起眼,水盈盈一双大眼睛。这姑娘三乔竟然认识,是在燕园课堂上差点被带走的女学生。原来老教授最后还是没能护住她。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