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铜雀春深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陈廷入住的东北会馆也算是自家的产业,外围是个旅社接待往来客商,内地里却是自己购置的大宅子,三乔也算是常客,北平上学那些年一年也能来这里住个两三回,这些年,这座宅子还是那些仆从杂役。

        陈廷瞧着余司礼照顾三乔还是有些不便,便把手底下勤快,心思灵巧的刘妈指派了过去。刘妈是东北过来的老人,三乔也熟识,经常有一搭没一搭说些闲话。

        三乔每日早晨都要擦擦身子,余司礼不好做这活计,也不好在旁,以往都是寻个理由去园子里溜达几圈,刘妈帮着三乔擦身“前些日子听说您回了北平,可没来咱们这,我们可真伤心呀!”刘妈笑嘻嘻地打趣三乔“是不是念不起我们了!”

        三乔仰起头看着刘妈“怎么会呢……刘妈的烩菜可是一绝,我可念着呢……”“唉,小姐你从小好说话,我看着你跟我们哥儿一起长大……他娶不到你,是他没这个福气。”三乔赶紧摇摇头“陈廷哥哥现在有妻有子,多好呀!”

        刘妈停下手里的活计,一副语重心长“筱小姐,原来听说您找了个外乡人,还是个花花公子,整个北平大宅里的人都说你猪油蒙了心,可我瞧着挺好的。我们哥儿是好,可那也是我们看,别人看,未免太过板正,少了些情趣,我们哥儿呀!少年老成,别人瞧着他三头六臂什么事都能成,可他呀!在情情爱爱方面,心底里混沌着呢”

        三乔听出了刘妈暗地里藏着的话头,也不去接,径直说“每个人在姻缘上都有自己的缘法,陈家哥哥是我永远的好哥哥。”在陈廷这件事上,六年前三乔就看开了。

        “余司礼又去逛园子了”三乔觉得余司礼真是空顶着花花公子的名头,每次都是有贼心没贼胆,几次三番想要从自己这里讨便宜,都经不住自己反手几个撩拨立马丢盔弃甲落荒而逃。阁楼里是,大宅院里也是。

        刘妈笑嘻嘻的接话,“这余家少爷呀每天都得去这园子里溜达好一圈。他给院里立了个武桩,天天跟泄气似的狠打呢!”

        三乔知道形势并不乐观,他们固然是从余家大宅逃了出来,可折了百十来人在那,剩下的人手已然不多,况且他们还困在北平城里头,陆金钊可正虎视眈眈着。

        刘妈帮三乔翻了个身,“小姐,疼吗?”伤口说不疼肯定是假的,三乔点点头“疼呀……疼得我可想念刘妈的酸菜饺子。”一疼就馋,也是三乔一贯秉性。“唉,也不知道你爷爷看到得心疼成什么样。”三乔立马紧张“这可别告诉我爷爷。”他要是知道了,余司礼得被剁了扔后山喂狗去。

        “刘妈,你下去吧!剩下的我来!”余司礼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背后蹿出来,三乔擦完了身,接下来是每日例行的按摩。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