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铜雀春深 (2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他一双大手捏着三乔的小腿肚子,笑嘻嘻地问“还疼吗?”才过去几日,说不疼是假的,三乔闭着眼,十月里的清晨有些凉,可心底里暖乎乎“还好……”

        “你可叫我刮目相看……”余司礼知道三乔有些几分呆外加几分愣,于万事万物都后知后觉了些,可“一个女孩子被关了十天半个月,还被人拿枪杆子指了半晌,三乔,你不觉得你的反应有些过于镇定了吗?”

        三乔瞪着黑亮的眼睛瞧着余司礼“本来还想给你露一手,没想到先被撂倒了!”

        在余司礼不知晓的那些年岁里,三乔像个女纨绔一样生活在奉天城,七岁前还有个姑姑教习她的学业,跟着父亲给请的家塾老师一块,是按着三乔小魔王的左右护法。到了七岁时,姑姑嫁人了,老师一个人可按不住她,整个奉天城都跟着鸡飞狗跳。

        三乔也有野的资本,有着爷爷给撑腰,就连十里地外的草寇都得给自己面子,谁不知道,奉天筱家的小闺女,飞扬跋扈,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火起来,自己家姨娘都敢揍。

        东北人家冬季会到林场去待上一段时间,三乔在林场跟着爷爷学了如何拿枪,如何射击,如何在马上猎麋鹿。

        小时候三蹦子刚学枪,子弹擦着三乔小腿肚子过去的。

        “你瞧,就是那块黑疤。”三乔把小腿举到半空里,“啊……”伤口被扯到,立马是一声哀嚎,吓得余司礼赶忙问“怎么了,我按疼你了

        三乔泪眼朦胧中点了点头,心底里乐翻了天。

        三乔心底里在想,日子这样一天天过倒也不赖,辰光正好,日子温柔。

        夜里余司礼宿在三乔房里,躺在沙发上凑合着,夜里寒凉,三乔躺在床上听着余司礼的咳嗽声,“余司礼,……”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