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吃醋的余少爷 (1 / 4)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陈家的北平宅子是个老宅,一个月出去,三乔觉得身上全发了霉,月初刘妈放假,陈廷很有眼力劲,从不踏进后边专给三乔养伤的小院子,连带着旁的仆人也不进院子,三乔手头一时间竟只剩余司礼可以支使。

        “我要出去晒太阳……”三乔窝在被子里都要发霉了,余司礼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眼睛盯着报纸径直说“医生说你还不能下地。况且这月份里的太阳,冷呼呼有啥可晒。”

        新历十一月天还暖和,三乔眼一横“医生说让我多晒晒太阳,好得快些!”余司礼无法,揽起三乔寻了个厚厚的毯子裹得严实,扔在园子里的躺椅上,一会儿,吃的喝的一字阵在三乔面前摆开。

        三乔还未跟余司礼待过如此长的时间,她喝着手头的茶,吃着点心,笑眯眯地问“你这伺候人的手艺不错是从哪学的”余司礼从报上抬起头,白她一眼“现学”

        陈廷站在院子口,一双脚迈也不是,不迈也不是,“乔……”他还是得来看看,不能一味地去做缩头乌龟。三乔心底里明白陈廷的纠结,她如今还是他名头上的未婚妻,名义上的陈家三少奶奶,他这个人在这事尚未捅到父辈那里之前,他都会一门心思把自己认作,未婚妻。

        可这算什么呢?

        但这次北平城里是陈廷收留了自己跟余司礼,他们头顶顶着雷,陈廷能不怕这个雷落在自己宅子里炸开来,还给他们好吃好喝的招待,三乔心底里是十分感恩的。

        三乔甜甜一笑“陈家哥哥好。”陈廷过来也无非是嘘寒问暖,招呼三乔病好得怎么样了。三乔如今倒是没什么大碍,多日来的养病还富态了些,此刻裹在毯子里唇红面白,像个年画娃娃。

        陈廷伸手摸摸三乔的头,一旁余司礼咳嗽了一声。陈廷笑眯眯地对着三乔说“我去买了些糕点,我记得你最爱吃这些,还有些时兴的,养病无聊可以打发时间。”

        糕点三乔不是很在意,可那几本子,算得上是救命的呀!三乔笑得开怀“谢谢陈家哥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