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等你 (1 / 5)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夜里,窗外传来飞鸟振翅声响,余司礼趁着夜色问“乔,你信陈廷吗?”三乔点点头,陈廷她还是信得过。“好,你信,我也信。前些日子他跟我说,他联系了人,等过上些日子,你好得差不多,他要先把你接回家去。”

        “你呢?”三乔赶忙问。“我北平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我本来打算让刘松源带你回上海,可陈廷说他寻的那条路更安全些,你就先跟陈廷走。”三乔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分别在即的感觉,也不喜欢别人做主了只知会她一声。

        “要走一起走,你答应过我跟我回东北。”三乔坐起身,眼睛一眨不眨瞧着余司礼。夜色寂静里,她听见余司礼叹了口气,坐起身来:“三乔,实话说,我跟陆金钊的仇也不是一日两日,我得去了结了,本来这次来北平送货就是来打探情况,我要把北平城重新夺下来,我的兵四下里飘了这么些年了,我总该带他们回家。”

        他翻过身,走到三乔面前“我只是没料到,陆金钊敢翻脸翻得这么早,比我预想的提早了半年。”

        “三乔,我对不起你,这次来是来试探陆金钊。我……”

        三乔看着自己的手“我知道,你会带我来,是因为你身边缺个配合你演戏的人。”

        余司礼赶忙说“我是想着你来帮我演戏,可我只是想着就简单一场游玩戏码,我不知道陆金钊敢做得这么绝,是我欠考虑。”

        在余司礼的预料里,陆金钊会知道这批货是他余司礼在背后走,可面上不会找出一点错漏,他只是陪女人在逛四九城。他舅舅在南边声威正旺,陆金钊没道理拿他。

        可余司礼千算万算都没算到,陆金钊不要命似地想要自己的命,为此他差点搭进去三乔一条命。

        “既然戏到了这个程度,事情到了这份上,你要搏一搏吗?”三乔心底里觉得余司礼虽这些年面上看着沉稳了,可其实还是莽撞且孤注一掷。

        “是”余司礼点点头,夜色里他看着三乔,说“只有你走了,我才能放手一搏。”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失败了呢?”三乔的声音里带着异乎寻常的冷静,“你的货刚被陆金钊扣了,他添了火力,可你带的人,那日有一半死在了余家大宅,你身边就算有个刘松源,可刘松源不是神。你这样草率行事,很容易失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