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爷孙俩的对话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三乔听着外间有鸟在嚎叫,一声声,催的人肝肠断!三蹦子窝在她床跟前,她爷爷送走了大夫,后脚拄着拐杖走进来。

        笃笃笃,三乔侧过身,不想瞧见她爷爷,房间里一阵静默。“你四五月里出了门,腊月里回了家,这些个日子你没跟陈家那小子在一起,还受了这么些伤,你跟我说说,你倒是跟谁在一起?怎么受的伤?”

        三乔的枪伤在那个乡下小屋里有些耽搁,再加上日日为余司礼提心吊胆,身子内耗极其大,再加上刚刚一时间听到要嫁人,“小姐急气攻心,内心郁结这才呕了血。”大夫刚刚是这样说的。

        三乔头窝在被子里“反正你都要把我随意嫁人了,你问我这些事干嘛?”三蹦子扒拉着三乔的被子,“你……”筱家老爷子喘了一口气,“陈家人找上门来,我得给人家个交代,况且那个谢督军哪是那么个好人,他巴不得看我们筱家的热闹呀!”

        三乔把脸上的被子一把扯掉,打掉三蹦子的手,翻过身瞧着自己爷爷“旁人爱看热闹且看着!旁人大大小小看了我们家多少次热闹了,不多这一次……”

        筱家老爷子脸涨得通红,用手指着三乔“你……你就是这么想筱家,想筱家死去的那些人……”他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跟他闹,闹了大半生。他女儿为了个戏子也闹了好些日子,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安生日子,也早早死了!如今自己的孙女“想我吗?……”三蹦子听着老爷子的尾音透着凄凉,赶忙扯了扯三乔的袖子。

        三乔心底里有上千个结,那些结结在往昔,一日日缠得更紧。

        她定了定神“爷爷,可我不能嫁陈廷,我有喜欢的人了!虽然他并不像您寻的,是个稳妥的归宿,可我爱他!”三乔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去形容余司礼,承袭世荫的浪荡子,迷途知返的花花公子?哪一个说出去都不会给祖父留个好印象。

        筱家老爷子瞧着脸泛着光,眸子里闪着亮的孙女,无奈的笑笑:“三乔呀!都不用等你到爷爷这个年龄,等你过几年你就会觉得你说的话十分可笑!你当年也喜欢过陈家那小子,可如今也不都是抛在脑后了吗?”

        三乔一时之间竟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一旁的三蹦子却吭了声:“姐喜欢陈家少爷的时候也不过是去土匪窝里走了一遭,被英雄救了美,然后就猪油蒙心喜欢人家。可这次不一样,姐跟这个人纠纠缠缠许多年了,到底是不是爱,早厘清了!”

        “你说的人是谁?”筱家老太爷急切的问。“呜呜呜……”三乔赶忙去捂三蹦子的嘴,边捂边急急忙忙地说“你要知道什么,你别问三蹦子,他说出来你可能信?”

        三蹦子从三乔手里挣脱出来,瞪着眼睛“筱三乔,谁说我说的话不可信。爷爷,三乔六年前就跟人家睡一张床了……”

        三蹦子把他们跟余司礼在北平城里如何过活,如何在上海再碰上走散,这次如何遇见……这些事讲了个大概。筱家老爷子越听越恼,拐杖一挥“那小子人在哪里?”

        三乔杀了三蹦子的心都有,她本想徐徐图之,可三蹦子一搅,这下可好!

        这时,管家在门外问:“老太爷,陈家少爷在前院一直没走,现在问咱们家小姐怎么样了?”

        “活着呢!喘气呢!”三蹦子没好气的嚷了一声,老爷子拿拐棍轮了他一下,匆匆朝外间走去。

        “他们一准是要说说你的婚事了,姐,你真要嫁给陈廷,你不要余大哥了吗?”三乔叹了口气“我要他呀!我不要他要谁呀!可你一股脑全说了,这下好了,爷爷心底里立马生出计较。”三蹦子口中的余司礼无疑是一个没甚成就浑浑噩噩,全凭着三乔救的小混混,就算有上海的督军做靠山,自己也是个怂包软蛋。况且“你知道经过姑姑那件事,爷爷不会把我嫁给一个军人。”

        三乔心底里更愁了“姐,这可离正月十五不远了,就半个月光景呀!你不知道余大哥刚刚走的时候,失魂落魄的。”

        三乔一想到余司礼大老远来,自己还没说上几句话,人就走了,心底里十分失落。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