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乔的修罗场(下)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二月里的冷月直悬在天边,亭子里,老生咿咿呀呀地唱“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我好比……”声里带着哭腔,远远的穿到三乔的耳朵边。

        余司礼站起了身,却不料“陈家三少爷好算计呀!今日里这么些亲戚朋友都在这里,你只消得一席话,我们筱家就得从了吗?就得绑个闺女嫁过去吗?”三蹦子突然从人群里窜出来,站在三乔前方义正严词的说,“当年是你瞎了眼先娶了自家表妹,现在在这里装什么一往情深……”

        听了三蹦子一席话,三乔心底里突然有些开悟,陈家哥哥今日这一席话是要来逼婚,可自己又到底有什么值得陈家高看一眼的呢?她感念的瞧了三蹦子一眼,他跟着陈廷混迹了许久倒也没忘记了自己是筱家的人。

        久久地,她抿嘴一笑,“陈家哥哥,今日未带小儿子来呀!”陈廷未曾接话,倒是陈家老爷小声说:“孩子小,闹着要睡觉,也体弱,吹了冷风受了寒也不好,三乔若是喜欢小崽子,什么时候过府来看看!”

        余司礼坐在高脚凳上,心底想着,这陈家可真得是厚脸皮呀!

        三乔却是笑了笑,面朝陈廷,大大方方的说“陈家哥哥说喜欢我,这我可真得没想到。六年前你跟我说得清楚且分明,你清楚你的责任与担当,你娶我绝非为了爱,你是为了陈家。可我不同,没有爱我便不能活,所以今日你说你爱我,我不信!这是你打着的幌子,可我们家真的何德何能,能让你们陈家如此高看!就非我三乔不可了呢?”

        在众人看来陈家少爷跟三乔是个没得说法的缘劫,谁都记得六年前陈家高高兴兴地娶媳妇,红妆铺了整个奉天城,临了,新娘子不见了!可转眼间,陈家就把自己亲戚家的表妹给迎回了府,还生了大胖儿子,可一日日过去,筱家姑娘还是陈家挂名的儿媳妇。

        到底谁是谁非,外人可真不好说!

        “我……”陈廷叹了口气,如何能印证爱呢?如何能让一个人相信自己是真的爱她呢?陈廷瞧着少女惨白着一张脸,目光坚毅,他如今方才晓得错过了就是真得错过了,什么话换了时间地点都不对,这些话早点讲或许还有用,可如今真成了车轱辘话,旁人都觉得假。

        他在北平城里瞧着余司礼与三乔的相处,还有那些经过刘妈的嘴里透露来的小细节,一日日地在心底里反复较量,他知道自己没戏了,可他还想搏一搏,如今他才明白,谈感情不比做生意,用谋略,用金钱自然能换回自己想要的,感情这东西,可真难!

        陈家老爷子脸上带着三分怒,七分愁,开口道:“为什么呀,三乔,这好好的,到底是为什么呀?”陈家老爷子以为三乔是介意陈廷先纳了妾生了子,也觉得筱家在这件事上势必是要个交代的,这才大年夜带着一大家子人来表诚意,不曾想…

        三乔笑呵呵地说:“我跟陈家哥哥都不是彼此的良人,若是成婚了相对久了,也是横生龌蹉,少年时长辈们一时兴起定的亲,如今也刚好长辈们都在,这个时刻,散了也好!”眼一闭心一横,“诸位作证,我筱家三乔与陈家三少爷的婚约今日便算是废了,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一席话出口,全场鸦雀无声。陈廷白了一张脸,陈家老爷子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晕过去。众人一阵手忙脚乱之后,陈老太爷泪眼婆娑地说“乔呀!你们原先多好呀,如今闹成这样子,你让我跟你爷爷以后可怎么是好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