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五嫁人,就这么定了!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来的是奉天城里有名的阎罗,奉天城里的老大,谢司令!谢司令一身戎装进了筱家门,兵将们把整个院子围得水泄不通,众人心底里犯嘀咕,早前筱家的大闺女嫁了先前的地头霸王做了督军夫人,后来城头换了大王旗,筱家闺女跳了城墙,可留下整个筱府跟着成为新督军的眼中钉肉中刺,时不时要闹个不痛快!

        这些年,筱家的产业折现的折现,变卖的变卖,家里也就剩下来了老头子跟一个闺女,他督军还真得要赶尽杀绝吗?

        三乔认得谢坤鹏,姑姑死的那年,她十五岁,奉天城里好一阵子兵荒马乱,她跟一大家子人躲在祠堂,妇女们都期期哀哀地哭,三蹦子也拽着她的手说:“姐……我们是不是要没命了?”全家人都晓得,若是这城守不住,对面攻进来头一户杀进督军府,第二户就得是筱家。三乔也想跟着他们一起哭,可心底里总觉得有那么一分侥幸,或许能活呢?她记得爷爷笃定的坐在太师椅上,满天星斗,周遭都是炮火声,时不时还有零星的碎石落到院子里,他说:“别说丧气话,该来的躲不掉!”

        第二天战火轰鸣声停了,三乔拉着三蹦子窝在门缝里瞧外间,街道上一片空旷,四散着残骸。几个时辰后,他们才晓得,凌晨那些军队便入了城,城墙上有个女人跳了下去,那个人是姑姑!他们没见到姑姑的尸首,听说是路旁的农户帮忙收了尸,姑姑就那样做了路边的孤魂野鬼。

        谢坤鹏入城之后,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却并没有要了筱家人的命。这倒让那些往日里的高门大户跟商贾世家把悬的心放了下来,既然连跟前个督军这么亲的筱家都被赦免了,那自己这种末流的小人物自然不会被株连。可谢坤鹏不仅要拿筱家做文章,他还要筱家这些年来积攒的通销各处的人脉跟生意,养这些兵,可贵着呢!

        筱家老太爷自然是不肯的,可筱家也得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这些年筱家的产业能卖则卖,人脉全都拱手给了陈家,当然,筱家老太爷也不傻,这也是他要跟陈家结亲的道理,筱家是不行了,可他亲手扶起了一个陈家,以筱家这些积年的财富跟陈家以财富堆叠起的势力,怎么着也能换自家孙女后半生无虞!

        说这谢督军是来拜年的,在场的都没几个人信,这阵仗摆的忒大了些!

        三乔站起身来,余司礼赶忙将她护在身后。谢坤鹏站在院子里开了口:“晚辈来拜见拜见筱老前辈。哎呦,这陈家老爷子也在这里,晚辈慢待了!跟您也打个招呼!”

        筱家老爷子不动声色:“大年夜,督军不在自家,来我们筱家,是要给我这个老爷子拜年吗?督军来得可不赶巧,这都酒过三巡,没菜招呼你了!而且我老头子可没红包给督军呀!”

        谢坤鹏福了福手“老爷子说得哪里话,哪能空手来呢!这不给老爷子备着礼呢!”说着摆了摆手,清一色的贡缎、礼盒摆在了筱家院子里。

        三蹦子掀开一个礼盒,里边放的全是八宝碎玉盘、珠玉,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陈廷站在桌前,不禁问道:“您这是何意?”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