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场舞会三个男人 (1 / 5)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大年初三,奉天城的来往街市上正热闹,奉天城是整个东北的重镇,四通八达,又邻着外国,自从接济了北边逃来的俄国人,起的都是穹顶式的大教堂,来来往往街上也多了深目高鼻的俄国人。

        那些满清的王公贵族也拿这里当做自己的避难所,不过一改四九城里养蝈蝈的悠闲,跟俄国人一起时兴起跳舞。

        那些爱新觉罗的子孙跟南下的俄国贵族一起,圈起地在这里又过起了骄奢淫逸的小日子。

        他们有着水一般花不完的银子,还有着永远回不去了的故地,在这里,有一日似一日,还能活在繁华梦里。

        三乔在上海见惯了遗老遗少们纸醉灯迷的日子,不过能回奉天城的的遗老遗少们大都蒙古王爷出身,恋旧,不像上海那摊子人都是赶时髦的小年轻。

        谢坤鹏今日组了个局,拜帖递到了筱府上,三乔这才能得空出来一趟。这几日她爷爷看她跟看坐牢犯一般紧。她也明白谢坤鹏贼心不死,他哪里是要她三乔,他要的是筱家背后那千丝万缕的关系网。

        桌上的大蛋糕缀着红莓,乳白色的奶油如丝如缕裹着蛋糕胚,看起来好吃极了!三乔有些馋,俄国人的点心瞧着虽没有法国人的小巧雅致,但味道却不遑多让。

        谢督军来来往往应酬的急,却还是注意到了三乔,推着一个少年人过来席上。少年人斯斯文文,戴着金丝眼镜,面貌也算是一等一的好。“没成想谢坤鹏长得脑满肠肥暴发户样,侄子倒是人模人样。怪不得他没打什么歪心思,只是窜了个局。”

        临出门三蹦子不放心,他怕谢坤鹏硬来,绑了三乔到他家去,说什么也要跟来。

        此刻三蹦子正一本正经吃着手上的蛋糕跟茶点,一边吃一边招呼三乔:“姐,好吃,你尝尝。”

        三乔心底里翻了个白眼。“你好好吃,小心腻……”

        少年正正经经的坐在对面,大厅里人影交错,流光溢彩的灯映照着,三乔有些不适应。少年许是瞧见了三乔的不适应,问她:“出去透口气。”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