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要做你并肩的松柏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等到三乔一觉睡醒的时候,余司礼正坐在塌前瞧着她。她起身揉了揉眼睛:“你可真有门道,怎么从陈廷手下把我扣下来的。”

        余司礼递过一碗热好的牛奶,满眼噙着笑:“没什么好法门,不过你昨天夜里拽着我的袖子赶也赶不走,陈廷也无可奈何。”

        三乔吐了吐舌头,瞧面前的余司礼大清早便穿戴齐整,问道:“你昨日里为何去见谢坤鹏?你认识他吗?”

        “以前不认识,不过现在得去认识认识……”余司礼捏着床榻旁的黄油饼干递给三乔,三乔摇摇头,她瞧见余司礼跟谢坤鹏不像是第一次见面。

        余司礼拉过三乔的手,把饼干放在她手心,“乔,我说了信我,你要信我。”

        他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正巧今日有余闲,我带你逛街。”

        三乔许多个日子没到奉天城里逛过,那些成衣铺子,百货大楼都陌生的紧。倒像是余司礼带着她在游玩。逛到午饭时间,她领着余司礼去了一个地方。

        那是一家开在街区里的私塾,正到饭点,胖乎乎的孩子们正在吃饭,挤在一张条桌上,伸长了手臂去够菜。三乔隔着院子,瞧着里边的妇人在灶下忙碌,有老先生背着手坐在灶下烧火。

        “你瞧,擎师傅跟师娘。”那是三乔开蒙的师傅,这个小私塾在奉天城里办了快三十年。

        三乔挽着余司礼的胳膊,那些孩子瞧见三乔都亲亲热热凑上来,大声喊:“三乔师姐!”孩子们围着余司礼跟三乔,有个小女孩扯着嗓子满院跑:“师娘……师娘,三乔姐姐带男孩子回来了!”三乔歪着头在余司礼旁边笑嘻嘻,孩子们起哄:“不害臊……”

        许久不见,师娘添了好些银发,拉着三乔的手:“年前,你爷爷派人给我们送了年礼,就说着你在家,都不来看看……”当时三乔忧心余司礼,天天窝在院子里等信,巴不得一天去三回陈家。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