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兵的拿人来了!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奉天城里的局势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三乔心底里突然觉着,余司礼可真算是兵乱灾祸带在身上,去哪里,哪里就要发生兵祸。

        她觉着奉天城局势一日紧似一日。这天,三蹦子捧着一封书信来找三乔“姐姐……刘家哥哥来信……”是前辈,三乔磨蹭半晌,她可怕里边是前辈写来骂她,说黄了的教职跟连载的事。打开来,却出乎意料。

        三乔一张脸灰蒙蒙,攀着三蹦子的袖子,“你去把从去年五月份到如今的报纸全拿来……”她想,她或许知道余司礼来奉天城要做的事了。

        三蹦子笑嘻嘻地说:“余司文这些日子在北平城里待着,可寂寞无聊,他央求我过完年赶紧去见他。”说着蹦蹦跳跳去找报纸。

        三乔要的报纸足足有一人来高,三蹦子取了七八次才取完。筱家一向有订报的习惯,不过都是奉天本地的,上面除了给谢坤鹏歌功颂德也没甚别的,不过有一家日报有一个时事评论版块。

        三乔花了一天多的日子细细地看,等到十二这天早上,她借着这些报纸,终于拨开了迷雾。

        南方革命党人年前与沪上军阀早已达成盟约,这些日子又收复了好些地方,眼瞧着山海关内有三分之一的地盘都是革命党人的了,那这山海关外铁板一块的奉系军阀若是能和平演变则是最好。

        三乔其实已经能估摸着余司礼来这是为着什么,也明白谢坤鹏打了筱家主意这么些日子,为何此时发难。他实打实需要一大笔钱,来备一场硬仗。

        若是筱家的主意落空,那陈家自然是下一个鱼肉,可见陈廷是清醒的,他要娶自己,就是想要当那时,跟谢坤鹏谈判的砝码更重一些。

        想通了许多关窍,三乔不由的笑了,自己成为了一场战争里异常重要的一枚棋子,

        棋盘虽宽广,可她要如何腾挪转移都被紧紧缠在正中。

        余司礼自然是来做南方革命党的说客,他舅舅既然已经跟革命党联合,他有什么道理不跟着他们一块呢?南方革命党一开始的势头并不大,因着他们两的加入才能成如今之势,那话事权自然是在他们舅甥两人手上。那……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