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她笃信的,她就要得到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谢坤鹏带兵围院子还算是师出有名,说是筱家收留前任督军家孩子,要清查余辜。三蹦子吓得哆哆嗦嗦,围着三乔一步也不离开。

        三乔觉得三蹦子这孩子也命苦,从娘胎里出来自家亲娘就死了,亲爹也是个狼心狗肺的人,姑姑嫁进去的时候,他才两岁多,混得像个猪猡,哪个督军家的孩子能混成他这样!七岁的三乔去姑姑府上玩闹,不小心瞧见猪猡一样的孩子在后院里爬,全身上下都是冻疮,他才被姑姑抱过去养,这下才成了三乔的跟屁虫。

        小小的孩子被人苛待,两岁多才学说话,第一句叫的是三乔:“姐姐!”跟三乔牵着手去学堂,被三乔整,挂在树上下不来,也不生气,还是笑呵呵叫着姐姐。

        姑姑死的那年,也是三蹦子命好,跟三乔厮混惯了也没回家,才逃了性命。可这些年过去了,谢坤鹏如今要来翻这旧账,要把人抓回去。三乔怎么肯!她不知道爷爷对三蹦子有几分深情厚谊,可在自己看来,三蹦子就是自己身边最亲厚的亲人,谁要是对他发难,那且等着。

        兵士们一个个人搜,挨个盘问。三乔揽着三蹦子,顺着气,少年人这些日子长的比她还高,窝在怀里滑稽极了!“没事,爷爷早给你换了个好身份,他查不着,以往怎么答,现在怎么答。”

        “姐,我不傻,他谢坤鹏要是不知道筱家有我这号人,怎么会有这个发难的由头。”三蹦子抱着三乔:“姐,我不怕死,我怕我给整个筱家带灾,我怕,你为着我去做你自己不想做的事。”

        三乔心底里几乎要落泪,可面上只是捧着三蹦子的脸,笑嘻嘻地说:“你觉得你那么重要呀!我要是因为你嫁给了谢家小子,哼,你出了筱家门,余司礼肯定把你揍成猪头……”

        一想到那个场面,三蹦子有些胆寒,突然面前这些浑然不算事。他想起余司文信里招呼自己去北平,对喽,他还要去北平。

        谢督军的围院子事业还在进行,从白天到黑夜,所有人都被筱家老爷子提拎在祠堂里等着,不过也没盘查出来什么,可这消息早就在奉天城里传遍了。

        后天十五,陈家要接亲,忙得一团乱。陈廷这边刚从乡下回来正准备入家门洗洗手,就被门口店铺里站着的老伙计堵住了,那些原都是筱家的产业,这些老人也都是筱家的伙计:“东家……筱家被兵围了,正抄家呢!”

        陈廷面色大骇,赶紧坐上车就走。

        整个筱府被围的严严实实,隔着三条街都围着栅栏。整个筱家被围得水泄不通,陈廷知道谢坤鹏这是狗急跳墙之举。

        他一个人下车,走到栅栏处问,领头的大兵是谢坤鹏手下的红人,自然也认得陈廷“清查叛逆余孽……所有人回避”陈廷卖着笑脸:“您瞧着后天我们家就要娶妻,我们得去对对礼单,不能让女方觉着我们怠慢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