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跟你走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砰砰砰,不远处传来枪声,三乔抬眼瞧见来人,谢坤鹏一身戎装站在院子里,下人们哆哆嗦嗦的站了满院子。三乔搁下笔,这阙生查子倒是写不完了。

        “姑娘好胆气呀,这些兵围着院子,还有闲心抄请帖。不知这请帖上可有我这大老粗?”谢坤鹏坐在拍了拍裤腿捏起一个“看来姑娘是想成婚的。”

        “筱家办事,宴请的自然是行商之人,谢督军跟我们筱家少有来往,想来也是没时间,因而就未曾多此一举。”那些商会的这些年对谢坤鹏敢怒不敢言,怎么坐一席。“我自然是要成婚的,我爷爷膝下就剩我一个,为了孝义我也得顺从我爷爷的意思是吧?”

        谢坤鹏拿起手上的请帖放在火上,不一会儿,红纸褪成灰白蜷缩起来升腾出火,谢坤鹏抖落下去,说“天寒,烤烤火。”又转过头看着三乔“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要的人你们直接给了我,我也好退了兵,让你赶紧给你爷爷看病。”

        三乔想起来她当日跟陆金钊在牢里的答话,心想北平城一趟可真算是历练,经过那几十天没黑没白的禁闭生涯,她什么都不怕了。“督军大动干戈是为陈年往事吗?”

        谢坤鹏瞧着月上中天,满打满算也忙了快一天,“姑娘要是给不出来人,你就得跟我走一趟。”三乔早就知道谢坤鹏围了这么多人为得自然不是三蹦子,不过自己此一去也实在是凶多吉少。

        “我跟你走,你退兵……”爷爷的病不能耽搁,谢坤鹏此举已经算是跟奉天城的商户撕破了脸,今天自己势必是要被带走的,三乔当然明白这些。不过这下,可真是不用操心后天嫁给陈家的事情。

        筱府在城中富贵热闹处,沿着清水河的岸边,前些日子,顺着河岸搭了好些彩灯那些奉天城的商贩现下都隔着河沿看热闹,瞧着一团子灯火通明,热热闹闹跟这年节里的气氛十分合衬。

        筱府门口也是张灯结彩,红绸子都挂在显眼处。不过那些穿着土黄制服的大兵站在灯火处也是十分显眼。余司礼赶到筱家的时候,正好挤在人堆里看见,筱乔被谢坤鹏“请”了出来,一大堆土黄兵士里她穿着湖蓝的绸子衣,发髻绑在两边,是她常有的女学生打扮。

        情急之下,余司礼从人潮里冲出来,三乔落到谢坤鹏手里会是如何,不用想也知道,狗急了是会咬人的。

        遥遥的,河灯照得烂漫,三乔远远的瞧见了人群里的余司礼,他似乎是在喊着些什么。三乔不知此一去,往后的事会怎么变幻。可她第一次觉着,她跟余司礼之前隔着天堑,她可以不理会很多事情,比如名声、比如金钱、比如生死。可是至亲之人的命,却是不能不看顾的。

        刘松源把余司礼从人堆里扯了出来“你现在冲进去,除了一起死,还有什么好办法?”面前青年一派颓唐,蹲在地上。

        久久地,等到筱府门口人散的差不多。有管家从门缝里探着头出来,余司礼快步走上去。管家不理这个奇怪的青年,急急忙忙要出门,却被挡住了身影:“年轻人,我们家老爷子被气吐血晕了过去,现在急需请大夫,您请赶紧让道。”这人眼熟,是小姐的朋友,大年三十那天来过,管家记得。

        余司礼心底里突然明白三乔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就跟谢坤鹏走了。他跑了三条街好不容易寻到了个郎中。夜深雪厚,郎中走得慢,他直接背着人到了筱府。郎中给老爷子把了脉,气血攻心,吃些药不出几个时辰就能醒过来。

        夜深,刘松源被他支使着去打探消息,被大兵糟蹋了一天,筱家一团乱,管家去祠堂收拾残局,他也跟着去了,里边全是红底金箔的请帖,他突然想到,本来明日里,是定好的三乔出嫁的日子。看着请帖上陈廷跟筱乔挨着,余司礼觉得有些碍眼。

        管家发着愁“这些也用不上了,好好的囍事!”

        一叠纸上全是兰亭,一瞧就是三乔的字迹。管家去找箱子,满院子只剩余司礼,他突然瞅见砚台下压着红纸,抽出来一看——

        清秀俊逸的小篆,一笔一划极认真地写着“余司礼筱乔”。余司礼突然觉得心口上一股子满足升腾起来。如果现如今三乔在这里,他肯定要揽过她亲一大口。想起三乔,余司礼攥紧了手底下的枪,为着三乔,他不怕跟谢坤鹏干上这一仗。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