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能娶你,挺开心的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三乔被谢坤鹏请到了府上,谢公馆一派新式打扮,车上瞧过去远远的是窗明几净的三层小洋房。洋房外间是好几亩地的大花园,中央是一个大的惊人的喷泉水池。

        车子经过喷泉,明晃晃的水光晃得三乔眼睛疼。下了车进了谢公馆的门,三乔的眼睛几乎要被晃晕了,客厅里明晃晃地吊着三个璀璨的水晶吊灯。三乔心底里想,余司礼在上海的宅子在她看来已经算是暴发户,谢坤鹏怎么有过之而无不及,还整得如此浑然天成,也是有才。

        三乔的心态很松弛,她心底里想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谢坤鹏带自己来谢公馆的意图自己也能猜到三四分,总不可能监牢在自家院子里,他不过是想挟持着自己问陈家、问爷爷、问整个奉天城的商户要钱打仗罢了!

        谢坤鹏给的房间倒是宽阔,沙发,大床、洗浴室一应俱全。折腾了一天,三乔困死了,她不管谢坤鹏什么手段等她,爱咋咋地,在床上瘫成一个大字,沉沉睡去。

        有热气喷到自己的脸颊上,三乔突地睁开眼睛,明晃晃的水晶吊顶映着面前青年的脸,白皙干净比姑娘的脸还娇嫩几分,三乔一巴掌拍过去。

        啪,青年捂着脸,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不认识我了?”“你是谁?”青年顺手从旁边的矮机上取过金丝眼镜戴上。三乔眨了眨眼,恍然大悟:“你是谢督军的侄子……可……你怎么会……”她扯了扯被子“你干嘛要进这个房间?”

        “邀请筱家姑娘来做客可真不容易,初三那场宴会咱们还没聊完呢,不是吗?”青年凑得极近,一双眼隔着玻璃镜片直勾勾地盯着三乔。

        “你要聊什么?”三乔向后靠了靠,离他远点。眼前这个青年如今散发着赤裸裸的危险气味,三乔不傻,他哪来是要来聊天的。他高估了谢家舅甥,他们是想生米煮成熟饭罢了!

        青年又凑得近了些,三乔窝在床头的小角落里,小心地陪着笑脸,“你在国外是修建筑?”眼前的青年摇了摇头“不,学医的。”

        “学医的呀!学医好,可以救死扶伤!”他的脸挨得极近,金丝眼镜里的眼睛咄咄逼人地盯着三乔,终于,三乔一把推开他:“谢少爷,上次宴会不是跟我说过,对包办婚姻深恶痛绝,也瞧不上我这种没喝过洋墨水一点都不独立自主的女子。而且您出去打听打听,我在奉天城的名声坏透了!”

        三乔此刻就像热锅上的蚂蚁,青年噗嗤一笑“我倒觉得你跟传闻里的不太一样!”

        传闻里筱家姑娘飞扬跋扈,头硬的很,决不低头。所以他才在宴会上故意给她冷脸,激她,想要毁了这桩婚事。可他瞧着,倒是乖巧伶俐又娇艳的小乖动物,像是兔子、猫咪那一类,有些手段,可也有限,逗起来有趣的很。

        “我也不瞒你,我被我舅舅支使进来,是我舅舅要我……”青年脸颊飞起红晕,那些话他说不出口,不过既然能解谢家危局,他也无不肯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