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变态的故事 (1 / 4)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小谢单名一个溟。这名字还是出生的时候村口的教书先生给起的,逍遥游里的名字,汪洋浩瀚接天之滨,多么意气风发的名字。

        他出生没几天他爹就死了,穷死了,常年的劳碌让他的父亲一身病。多添了一个孩子,要多一口吃食,每天睁开眼三个孩子嗷嗷待哺,拖着身子也得有口吃的。

        他爹的病耗到人走,还在床榻上兀自挣扎了许多日。那时节,他娘只能把他扔给哥哥姐姐们,出门讨生活。万般无法,他上头的一个姐姐被卖给大户人家去做丫头,他才吃了大半年的饱饭。

        他爹死后,他跟他娘还有他哥带在那个四面破风的小窝棚,光门板做床,麦秸秆做席,夏天蚊蝇来了走,跳蚤铺盖卷齐全爬,乌压压一片。这些都是好的,只有冬日,东北乡下冬日里是要冻死人的。

        他哥比他大三四岁,十几岁的孩子已然学会了一些生财之道,他哥悄悄去偷村里大户的米粮,听说有帮忙看庄子的差事,便领着他们一起领了这份差。

        听说是奉天城头脸人物的庄子,几百亩地的大场子,当然他们家只看护几匹马罢了,这是个美差,他哥求爷爷告奶奶磕了好半天的头才求来的。他们一家冬日里算是有个落脚处。

        那些马都精壮成年,有专人负责,不过平日里打扫马厩,归他哥侍弄。马群里独有一匹小红马,温顺驯良,有着火一样的毛皮,最最亲他。

        这样的舒服日子过了半个月,主人家要来。那些人家跟自己自然是天壤之别,他们都富贵,穿着动物毛皮做的袄,短打扮,精神又体面。他拉拉自己的破衣服,一股子马厩的臭马屎味。

        那个小红马是给小姑娘准备的,那姑娘比自己大不了几岁,黑眼睛滴溜溜转,白净细腻的面皮,一双细长又娇嫩的手,穿着合身的衣裳,小姑娘的年龄还谈不上美与不美,可瞧着也是娇生惯养的富贵小姐,眉目里自有一股子倨傲。

        驯马也大胆,第一天就敢上马,被马撒开蹄子一通折腾也不哭不恼,临了,下了马背也是笑呵呵,像是天生下来就不知道怕这个字,活得光芒耀眼。

        几次摔跤,马儿自然被训服了。这天她骑马跟平日里的孩子一起去猎鹿。却不巧碰着了野熊,慌乱之下跟她同去的人开了枪,子弹是堪堪挨着她小腿肚子过去,可却直中小红马的肚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