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打仗了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卸去金丝眼镜的青年眼睛细长勾人,此刻眼角带着醺醺然的醉意。他抬起身子,歪着头专注地瞧着三乔,左手伸上姑娘的脸颊,有泪痕“为什么要哭呢?”他俯下身子,凑在姑娘耳边“这又有什么值得哭的呢?筱乔……”

        大夫走了没一会儿,筱家老爷子转醒,坐在祠堂里的余司礼被管家招呼过去,老爷子隔着床帘,语气里听不出情绪:“余司令,久仰大名!”余司礼听着这可不是个好开头,他心底里拿捏不准,只好低着头答话:“老爷子好!”

        筱家老爷子老早暗地里打探了一圈余司礼,除了一张面目讨人喜欢,竟都比不上谢坤鹏那个侄子,跟陈廷更是差着天上地下,他那些久远的糊涂事一查,各色瓜全都扯着瓜藤全给起底了。

        今时今日都在,也正好说开了!“去,把三乔给我叫来……”管家面露难色,他到底是说还是不说。正巧这时节,三蹦子一头扎进来,身后跟着陈廷。

        来人显然没有想到能碰着余司礼,三蹦子急匆匆走到余司礼面前,“余大哥,我姐被姓谢的带走了,你怎么在这里?”他心底里还想着,去找他救一救三乔。

        老爷子耳朵尖,面色陡然大变,管家在一旁哆哆嗦嗦地回话:“……您要看病呀!谢督军堵着门没法叫大夫,小姐实在是没办法,才跟着谢督军走了!”

        “你糊涂……”老爷子气得面色涨红,倒是陈廷走到床榻边,抚着老爷子的背“爷爷,三乔妹妹她心底里有成算,那个谢坤鹏也不至于会要她的性命,无性命之忧便算得暂时安全。”

        三蹦子扯着余司礼的袖子,嘴里嘟囔着“你也说句话,快……余大哥……”

        “你别进去……”刘松源急步匆匆走进来,管家挥走拦路的丫鬟。他脸上瞧不出表情,只是附在余司礼耳朵边说了一席话,青年面色大变,拔腿就走。

        一室华灯高照,绸缎映着光裹着床上的两个人,青年感受到怀中人不再挣扎,一双眼直勾勾瞧着自己,三乔叹了口气,凑上来亲了亲谢溟,一双手反客为主半搂住青年的腰身。

        “你们觉着拿住了我,就能拿住陈家吗?”筱家大半生意都分了去,陈家才是关键。“你们是不是对陈家的人品有些过分相信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