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乔丢了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冲天的炮声过后,奉天城门失守了!来的这股子兵打着谢坤鹏义子的名号,想要趁火打劫。

        谢坤鹏草草签完了字,不理余司礼径直带着兵冲了出去,他们如今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谢坤鹏要是丢了这奉天城,那纸就一文钱不值,直接拿去揩屁股,他不信,余司礼这个小崽子不会全力助他。

        刘松源赶到司令部的时候,余司礼正坐在司令部的椅子上悠闲地抖着腿。手边的两页文书搁置在一旁。

        “小河沿上的兵倒是来的快……不过你借的这个名号倒是不错。”刘松源拿起手头的茶,边喝边打岔。

        余司礼瞧着外边雪下得紧,松柏都裹上了银装,笑了笑“人都派齐全了?”似乎是想到什么,转过脸问刘松源:“告诉兄弟伙们,谢坤鹏不留了……”

        在余司礼的计划里,本意是想唱一堂戏给谢坤鹏看,他这边一意示好,附近驻扎的兵假扮谢坤鹏义子给压力。前些日子,奉天城附近全都是刘督军派来的兵,谢坤鹏的兵都出城去盯着那些兵,城里也就几千人。等那些假扮的兵破城之际,再巧言利诱,谢坤鹏果真上了勾。

        不过这个计划里,谢坤鹏倒是不用死,可不过他招惹了许多祸事,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那奉天城里换个人还是更放心些。

        从昨天夜里到今日早晨,还没过去几个小时,余司礼却觉得这几个小时如此漫长,他站起来理了理衣服:“三乔送回家了吗?”

        刘松源一拍脑门“城门着火,我心底里想着你这里危险,把她一个人放在驿馆了?”

        “什么?”

        街市上传来汽车声,三乔站在驿馆窗户往外看,来的人穿着军服,离得远看不清模样。她回过身,余司礼的房间一览无余,除了衣柜没地可以躲藏。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