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春天了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来的人正是余司礼,谢公馆的庭院里栽着满满的花树,一阵风吹过,整个宴会厅里暗香浮动。

        谢溟跟着余司礼入了内,在奉天城里待得这数月,余司令的名头早早传得街闻巷知,人人都道他是能吓得小儿夜啼的修罗夜叉,向来对谁也没有过好脸,如今这一脸铁青,众人倒是没什么惊讶。

        不过谢溟心头里倒是生出了不少的忧思疑惑,余司令此时本来应该在北平城,可如今带着一伙兵围了自己的院子是作甚?

        “余司令,你这是……?”谢公子脸上颇有些挂不住。余司礼没理他,直直朝二楼奔去“搜……”那些兵鱼贯而入,都跟在余司礼身后。

        三乔坐在床上瞧着窗户外边,她房间的窗帘一直被拉着,不分白天黑夜,此刻只余一线漏进来的光,她伸出手,那光顺着她手上的线走得分明,小时候有人给她算命,说是她命硬,遇不上完满的姻缘,与孩子更是没有缘分,是个薄命的相。她还记得三蹦子着急忙慌地抱着她半边身子,对着那算命先生呸呸呸。

        她从不信命,如今只是想家想得厉害了!听说余司礼离了奉天回了北平。她望着窗外的月光。小时候学诗,姑姑总爱教些酸词,比如什么鸿雁长飞光不度……她只记得那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她想着,余司礼如今若是在北平城里,春花都开了,满院子的烂漫,他坐在书房里都有暗香盈袖。那弯月亮可不是正照着他跟自己吗?三乔握住了手心里的月光。

        正在三乔想的入神的时刻,大厅里的音乐突然停了。她恍惚间似乎听到了余司礼的声音。

        “余司令也不说一声,就来带兵来搜我家,真是好没道理!”谢溟站在楼梯处堵住了去处,那些兵围在他身边。

        真的是余司礼的声音,三乔听到“有故友在府上做客,我只不过来接她回家!谢公子可热情好客的过了头!”真的是余司礼,三乔坐起身就要往外边跑,可刚下床便被脚边的镣铐困住了。

        哐当,二楼响起碎玻璃的声音。余司礼向上迈了一步,却不料谢溟招了招手,宴会厅里出来一队政府的护卫兵,那些谢坤鹏的旧部有的被收编进了军队,有的则被编成了政府的护卫兵,这些兵手里拿的是实打实的家伙,而且对谢溟言听计从。

        “余司令今天是非要难为我了吗?”面前的青年眼底不见惊惶,唇边竟还滋生出笑意。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