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愿逐月光流照君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刘松源刚帮余司礼善了后,请了医生来给谢溟瞧腿伤。本来这时节余司礼已经回了北平城,他如今驳了军令,瞒着自己。刘松源苦笑,这些日子下来,他可算是见识到这个小司令,成事有一套,坏事也是分分钟,而面前这个谢溟,明显是个不嫌事多的。

        刘松源坐上车正准备回司令部,却瞧见一辆军部的车直直朝谢公馆大门开进来。瞧见那人背影,刘松源心头暗道一声不好,赶忙叫停了车,急匆匆下了车,朝谢公馆奔去。

        等到刘松源踏进谢公馆二楼时,谢溟只剩下一口喘着的气。他身边的几个护卫全被余司礼几枪崩了!几滩血在地板上正慢慢汇聚,谢溟头倒栽在地上,腿上刚包扎好的伤口处也被血染红。余司礼站在床边,用枪指着谢溟,怒声说:“起来!”

        谢溟撑着自己爬起来“余司令,好大的威风,杀了我这么些人!是瞧着自己是督军的侄子,捏死人就跟捏死蚂蚁一样?”

        余司礼眉眼间有着凛冽的杀气,悠闲日子过久了,他都快忘了刀口舔血的日子。“人嘛,谁也不比谁高贵。谢公子只不过主意打错了人,我来帮谢公子正正!”

        “啊……”枪声响过,谢溟的手掌一个血窟窿,他捏着自己的手,额头白涔涔的汗涌出来。

        “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他从十一岁就离家,纵然有父荫也见惯了烧杀抢掠,监狱实打实进过几回,战场也上过许多回,被人捏着脖子喝过血,也拿别人当过跳板,踩着别人一步步走到现在。就像他跟三乔坦白的那样,他在这个乱世摸爬滚打,早黑了心肠。

        “所以,这只算给你的一个教训,别把主意打到惹不起的人身上”既然刘松源来了,那他今日已经杀不了谢溟了。

        谢溟躺在地上,只瞧见余司礼的背影,手心的疼让他忍不住叫嚷,他不晓得三乔于他到底算什么,可他就是想要把她圈在自己身边,多卑鄙阴险都行,他都那么虔诚地供奉着自己面上这张面具了,求个人陪陪他不过分!他给谢坤鹏做干儿子,乡里人都说他好大的福气,可这福气是他娘死了,他才得来的。

        福气不是他白得的,他要为这福气献上所有的一切。

        他恨呀!他余司礼一个跟他一般的人,卑鄙又龌蹉,凭什么能得一个三乔,能得一个姑娘赤子心对他?“可你别忘了,你也就只是跟我一样,是一个万般要靠人的傀儡呀!余司令……”

        刘松源跟着余司礼走下了楼梯,刚走到门口,嘭,青年的拳头带着怒火,把他一拳掀翻在地。“你可真是好快的消息,早早跑过来护着这小崽子!”

        余司礼混身带着血腥气,脸扭曲的变了形状。一霎时,刘松源觉得面前的青年更像是杀神。“你明明知道三乔被他拘着,你……你从来不漏一点风给我……你,你拿我当猴耍……枉费我拿你当兄弟……你……”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