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初识仙道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也许是女子的仙气的作用,就在女子离去不久后月见在模糊中醒来,摇摇晃晃爬出层层的尸体。目光呆滞的望着四周,然而除了满地的鲜血和重叠的尸体再无他物,这都是他们商族的同胞...

        而他身上只剩下一个破旧的包袱,这也是他阿爸阿妈留给他和盈儿的唯一遗物。

        月见望着这满地鲜血双眼变得血红,胡乱的将包袱丢一边,嘴巴一边含糊不清的嘟囔的着什么,一边艰难的翻着尸体,似乎想要找到什么。

        许久,月见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摊到在地上,本来趋于平稳的气息再次变得的混乱,双眼变得空洞无神的吼道“盈儿你在哪里...阿爸阿妈明明把你托付给我了、、、而我却把你弄丢了、、”

        “小兄弟,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突然一个青年的声音传来,打破了月见的思绪。

        “额,,”月见呆呆的转过头,迎面走来的是一个身着黄色流云大袖,白色内裳,头戴黄色发冠的青年。

        月见缓缓转过身来说道,“还可以,只不过运气不佳遇到了流寇,伤得不重我自己能走。只是我迷了路,麻烦这位大哥你能带下路吗...”月见言语间神志已经有些混乱。

        虽然他故作坚强但他头顶的冷汗,已经暴露了他伤的很重,他的身体显然没有回应他的那份坚持,旧伤未愈又添新伤,随后就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那青年看到月见倒了下去暗自摇头“嗯?这还叫伤的不重吗,真是个倔强的孩子”

        眼看着少年就到倒地,青年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月见虚空一指,一股无形之力将月见托住,随后右手食指一钩将月见拉到身前,紧接着右手中指屈指一弹一道蓝色光芒将月见包围,将他周身的污渍清理干净。

        青年神识扫过月见眉头微皱暗道“伤的竟然如此之重..”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