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辛密(错字)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别看石榴才七岁,已经跟着她额娘正经学了两年管家。满族女儿十三四岁就要选秀嫁人,以石家的地位石榴将来肯定是嫡福晋无疑,这管家自然要早早的学起来。

        刚开始端敏格格只是管家的时候带着她,后来见她感兴趣,便开始从旁指导。她年纪虽小,学的也有模有样。

        大户人家外出归家都要给家人带礼物,石榴还年幼,也学着额娘准备了些自己养的花草送人。

        如果你认为这东西轻贱那可就错了,上好的一盆牡丹能卖到千两银,像石榴培养出来的姚黄魏紫,都是极品中的极品,若是遇上爱花成痴之人,千两金都能卖的。

        就只说送给庄敏的十盆花,至少也有万两银子。

        看着自己玛法控诉的眼神,石榴紧跟着说道:“孙女也给玛法准备了茶花。”说来也怪,她玛法明明是个武将偏爱学文臣雅士那一套,文臣里爱好莲和茶花的居多,她玛法也是如此。

        石华善眼前一亮,也不委屈了,反而笑眯眯的问道:“你给玛法准备了什么品种啊?”给爱新觉罗氏都准备了五种最名贵的牡丹花,到他这里应该也不能差吧?

        他可是嫡嫡亲的玛法啊。石华善有些期待的想。

        “我给玛法准备了两株十八学士,两株汉红菊瓣还有两株金茶花。”她送的十八学士为粉十八学士和白十八学士各一盆。其中粉色的那一株花色单一,就是纯粉色。白色那一株上面有五种不同的花色,粉红、红色、白色、白底红条、红底白条,开在一株上煞是好看。

        说是五色,其实颜色很相近,像这种茶花又被成为‘小五彩’算得上精品中的精品了。为了培养这一株茶花,石榴没少废心思。

        ‘汉红菊瓣’更不用说了,这个又名‘恨天高’,在贵族之间比较流行。它贵到什么程度?别的茶花论株卖,它是论叶子,一片叶子多少铜板(银子)。谁家若是有一株‘汉红菊瓣’那是遭人嫉恨的。

        杭州那地方文人墨客多,茶花多,花中四君子也多,石榴每次出门都能淘换到满意的花卉。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