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婉柔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翌日,石榴穿戴整齐早早地去正院给额娘请安。昨晚听过伯爵府的植物她听到不少辛密,也大致了解到如今京城的形势,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装作懵懂的样子。

        作为有品级的皇家格格,端敏自然身穿多罗格格才有的朝服。石榴作为伯爵府的嫡女,额娘又是宗女,皇上也赐了个六品格格的称呼。她身上穿的是绣着石榴花的大红洋缎银袄,脚上是掐金绣着祥云纹的小羊皮靴,外罩一件白貂皮的大氅。

        她还未成年,能梳的发髻不多,只把头发编成一个个小辫子垂在背后,发尾用带着粉色宝石的发带扎起来。这身打扮配上她不怒自威的神态,端的是贵气逼人,让人不敢直视。

        看着女儿的打扮,端敏满意的点头,“去把我梳妆盒里那个红宝石的耳坠拿来。”女儿耳朵上也是红色的耳坠,不过端敏总觉得这红的不剔透,不如她梳妆盒里面的一对儿好看。

        随手给女儿换下来,这下她满意的笑了。

        昨日想了很久,原本她是打算让女儿往丑了打扮的,好防备被太子看上。可随后一想自家的身份,女儿就算是个麻子脸,只要她是伯爵的女儿,那就有可能被选为太子妃。既然如此,她索性让女儿高调些,怎么好看怎么来。

        当家主母讲究的是个端庄贤淑,侧室才是妖娆妩媚勾人,说不定到时候皇上觉得女儿长的太好就换人了呢。

        再说,今日入宫的贵妇不止她一个,还有她的‘宿敌’呢。

        收拾好,端敏就带着石榴去隔壁额驸府请安,之后四人就各自上了马车出发入宫。

        端敏和庄静婆媳两个各自带着婢女坐一辆马车,尔珍嫌弃一个人无聊,干脆跟石榴挤一辆马车。昨日顾忌着小侄女刚回来,她都没来得及好好说话,正好趁着路上这点时间好好聊天。

        “对了,你还记得董鄂婉柔那丫头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