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赴宴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回去的路上石榴忍不住问尔珍,“秀女不都是落选后才能自由婚配?怎么佟家还能提前去相看?”又不是太子选太子妃。

        佟家这一出她真是闻所未闻。

        尔珍摸着她的头笑道:“佟家不是在‘三番’的时候生擒了吴应熊立下大功,今上又是佟家的亲外甥,就佟家那出身,你说皇上好不容易待着一点功绩,能不宠着?”

        “咱这位皇上可是‘重情’的很。”这话石榴怎么听都觉得是在讽刺。

        果然,尔珍话锋一转,“隆科多这人我知道,他自小就很的皇贵妃的宠爱,咱们皇上爱屋及乌对他也是宠信有加。”

        隆科多满了六岁就跟皇阿哥一样去了上书房读书,皇上怕他读书辛苦,还在阿哥所给他特批了一间房子住。

        他这待遇可以说不是皇子胜似皇子。

        他的婚事,皇上能不过问。

        “听阿玛说佟家人最会顺杆爬,讨皇上欢心。”对这种只知道谄媚的人,尔珍是不屑的。

        她对隆科多没什么感觉,若隆科多真有道琴说的那么好,两人又是表兄妹,倒也般配。

        石榴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就在刚才,那位道琴格格说出自己可能要嫁给隆科多的时候,她眼前闪过一些画面。画面里是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她蓬头垢面的大骂隆科多,而在女人的对面则是一个男人,男人的搂着一个身穿粉色衣服的女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