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辞行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道琴浑浑噩噩的走了,尔珍忍不住唏嘘,“你不知道道琴跟佟夫人的感情很深。”都说侄女像姑,道琴与佟夫人的长相有三成相似。

        皇贵妃和佟庶妃接连入宫,佟夫人看到长相酷似自己的道歉难免有些移情。小时候她没少把道琴接去佟府居住,在道琴心里佟夫人就是她第二个母亲。

        如今佟夫人为了佟家和她亲儿子要牺牲道琴的一生,她一时接受不了也是难免。

        石榴轻笑一声,有些看不上佟夫人,她没想到堂堂国公府的当家夫人,居然会想到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去害人,还是个把她当成额娘看待的嫡亲侄女。

        当家主母都是这个德行,佟家若不是运气好成了天子外家,而‌今上又重情愿意扶植,她家能有现在的地位?

        “阿玛常说娶妻娶贤,额娘也说当初给大哥选妻的时候不只是看了大嫂人品相貌,还有她的家风。”

        她大哥是伯爵府的嫡长子,日后是要继承伯爵府的,挑选嫡妻自然更慎重。额娘的意思宁愿挑选一个风气品行好的小官之女,也不要贪图别人的家世选择家风不正的人家为妻。

        这‌样的人家不只是自家难以持久,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连累祸害了别人。

        “算了不说她了,你说说你回来一个多月了,整天就知道偷懒躲在屋子里,都不知道出去多交几个朋友。这‌京中的贵女并不是每个人都跟董鄂家那位似的。”

        尔珍觉得她自己就够懒的,哪里想到大侄女比她还懒,整日散漫的窝在床榻上,若不是人有三急,她都要怀疑侄女能窝到老。

        低头看看侄女脚边的炭盆,还有屋里正中间烧着一个炭盆,她只觉得一股酸气往外冒。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