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安行知的恶趣味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二、安行知的恶趣味

        覃止对于自己已经开始的高中生活,很是满意,只不过他有点纳闷,为什么干干净净的安行知身上总有一股儿臭烘烘的味道,而且是每隔几天就会有。

        难道他在闷热的深秋都是不洗澡的吗?

        想想以后自己要对着这样的身体啃下去,又莫名的觉得自己必须能够忍受,完全不是问题。

        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安行知还十分喜欢吃蒜茄子,韭菜盒子,大葱蘸酱,猪油包子……

        几乎是所有重口味的吃食都是他的最爱,那些在食堂几乎中饭无人光顾的窗口总是能看到他上窜下跳的身影。

        想到能够拥有重口味的吻,覃止一时还多了几分迫不及待。

        “覃止,你吃榴莲吗?”又一日第一节晚课下课。

        “呃,吃。”覃止没敢说自己不吃。

        “太好了,我今天买的榴莲太大了,明天开了请你吃。”安行知对自己的同桌满意的不要不要的,看,口味都一样。

        “早上?”覃止想要确定什么。

        “对啊。”安行知理所当然的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