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病弱王爷11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陆择林有病,且病得不轻。

        作为陆择林的药,林绝厌自觉任重道远。

        消除陆择林对某些事的忧虑与执念,是林绝厌身为爱人的责任。

        更何况,这份偏执与不安还是他给陆择林带来的。

        要让陆择林彻底安心、踏实下来,最好的办法,是将他们的未来绑在一起,陆择林在没有他的原世界度过了浑浑噩噩的十年,那昏暗惨淡的未来,林绝厌会用接下来两人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去填补、去画上属于他们二人的色彩。

        既是弥补,也是心愿。

        林清平的势力在那一晚过后消失得干干净净,如今的大宛国,是陆国师在把持朝堂。

        林绝厌不清楚陆择林怎么做的,但对方既然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就在布局,手握剧本,又智多近妖,不管发生什么,林绝厌都不会惊讶。

        洛索那蓝和他带来的人被陆择林抓起来扔进了地牢,严刑逼供下才得知洛索那蓝和林清平之间的交易绝不仅仅只有牛羊和通商,还有作战用的马匹。

        原来林清平早就背着陆择林与外族联系,而林清平抛出的酬劳,就是林绝厌。

        游极部落的男子生性风流,男女通吃,比起剽悍的部族女子,他们更爱身板瘦弱的中原男子,洛索那蓝更是自打见到林绝厌的第一眼起,就动了心思。

        陆择林沉着脸听完手下的汇报,直接扣下了洛索那蓝带来的牛羊和马匹,再以林清平的口吻传信给游极部落,说是洛索那蓝在前往大宛国途中,被大梁人捋去,牛羊马匹尽失,为了两地友好,林清平原先许诺的茶叶和通商都没应允了,而且为了表达歉意,多送了一些茶叶过去。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