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病弱王爷11 (2 / 6)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不明真相的游极部落被挑起怒火,第二年北地的春天还没来临、仅仅是大雪有融化的迹象时,便挥斥数百骑兵南下,逼近大梁国国境。

        游极部落与大梁的战斗持续了数月,数月来双方摩擦不断,本来以游极部落的实力无法与大梁国相争,但有陆择林在背后出钱出力,硬生生将这场战役扩大到半年之久。

        八月初,游极部落的残兵在回程路上被一队人马伏击,对方兵强马壮,举着大梁国的旗帜,埋伏在他们回程的必经之路上,游极部落的将士全部在此折戟。

        他们到死也不明白——这条路是大宛国特意开辟出来为他们输送军资的,除了他们和大宛国,没有第三方知晓。可偏偏就是在这样一条路上,他们遭受了大梁的伏击,一个也没留下。

        当日,大宛国国师亲自去了一次地牢,见了形销骨立的洛索那蓝一面,待了不到一刻钟便离开了。

        据说那日国师离开后,地牢里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宛若濒死的野兽。

        深夜,陆择林还在处理政事,得了这几个月的喘息,大宛国养好了兵、富强了民,人人都在称颂为大宛国鞠躬尽瘁的陆国师,甚少有人想起他们原本的君王。

        林绝厌推门而入时,陆择林正在读游极部落发来的结盟书,他嗤笑一声,将纸张倒扣压在桌上,伸手一拽,把林绝厌抱进怀里。

        陆择林埋头深深吸了一口,叹道:“好累。”

        林绝厌抚摸着陆择林的长发,没说话。

        商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被用到国家战事中,陆择林依然能玩儿得转,林绝厌根本不相信这个铁打的巨人会累。果然,温存了没一会儿,某人的手就开始不老实。

        林绝厌拿开伸进里衣的手,从陆择林怀里跳出来,“充电完成,国师请继续加油。”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