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8 可惜,可惜什么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周建明觉得他家文文就是个憨憨。

        他指了指一旁半人高的石块,“你把那个踢过去,保证能把人给踢死。”

        阮文:……她那不是为了表示自己的震惊嘛。

        北方的山头,别说是三月,就算是到了四月也不见得能绿多少。

        这会儿正是山头秃秃鸟不拉屎的时节,村里人都懒得上山来捡柴。毕竟来回一趟捡了点柴火不假,又累又饿也是真的,要不是真熬不下去,谁会做这赔本的买卖?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蓦然间看到有人躺在半山腰不动弹,阮文吓了一跳。这要是没人发现,怕是过两天就得凉透了吧?

        阮文小心凑了过去,然后被吓了一跳!

        入目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一脸的血污看不出原本模样,唯一招人眼球的是那薄而利的嘴唇,此时此刻泛着紫色,显然冻得不轻。

        “你干什么?”周建明连忙抓住了阮文的手。

        “看他还活着没。”阮文去探鼻息。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