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1 赔本的买卖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郭安娜的声音都走了样,一脸的不能置信。

        阮文也不太相信,“怎么可能?咱们新局长能这么弱……”鸡。

        行吧,人多嘴杂她还是别说病号同志的坏话了。

        “怎么不可能?我男人就在公安局上班。”

        她男人也就是嘟囔了一句新来的局长还没上任就受了伤,在乡下养病。

        刘春红是会计,心细。

        结合着阮文说的,估摸着那个谢同志就是未来的局长同志了。

        “局里是不是送了营养品去你家?”

        “是啊。”阮文想到那堆成了小山的营养品,是有点不对劲。

        退伍兵回到地方安排工作是常态,这没问题。

        但那个邹队长当时的确有些不对劲。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