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4 五百块,这也太多了 (1 / 17)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谢蓟生回来的突然。

        一如当初他走的突然——

        阮秀芝下工回到家后没看到她亲爱的小谢同志,桌上有个小纸条,铅笔写着“我走了,谢谢这段时间的照顾”,笔走龙蛇硬是让他写出了书圣的风采。

        四月底离开,现在八月中旬。

        一晃三个多月,谢蓟生忽然间归来,引得整个王家沟看热闹。

        进门前阮文问了句,“竖着来的还是横着来的?”可别又是来她家混吃混喝。

        一开始,阮文以为谢蓟生回了县城,毕竟春红大姐说了,新来的局长差不多五月份上任。

        安平县公安局的确来了新局长,五十多岁的老公安,姓徐。

        春红大姐情报有误,“听我们家那口子说,小谢好像又被安排到省城里去了。”

        谢蓟生到底去了哪里,阮文其实也没那么在意。

        就觉得阮姑姑好吃好喝照看着,你走之前好歹跟人当面告个别。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