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2 / 6)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可没一会儿就被许老汉拉进屋里了,许老汉这个人,最注重的就是面子,他可以打骂,但绝对不许老伴儿撒泼。

        不过这些和许朝阳没关系,他突然想到常乐刚来的时候拿的卖身契,问道:“我傍晚的时候看到你把一个卖身契给娘了?”

        许朝阳已经决定走的时候要带着常乐了,他也明白在古代卖身契代表着什么,所以要问清楚,到时候看看怎么能拿回来。

        “卖身契是张婶子让签的,埋爹爹的时候要二两银子,我没有,张婶子就说许家想买双儿,我就同意了。”常乐抬眼看了一眼许朝阳,他知道写了卖身契之后他就再都不由自己了,可是他没有选择,只能卖掉自己。

        “埋爹爹?”许朝阳猜到常乐是有困难,可是没想到古代的“卖身葬父”居然能让他遇到。

        常乐点点头,“是的,半个月前,爹爹上山打猎的时候被大虫咬伤了,我用了所有的钱都没有治好。”只能……

        原来如此,许朝阳把手里的碗放在桌上,坐到床边,轻声问道:“我想分家,到时候你就跟我走,好不好?”这人帮了他两次,他绝对不可能让这人再留在这里。

        听到许朝阳这样问,常乐疑惑的回答道:“当然和相公走啊,”他又低头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是你的夫郎,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

        许朝阳点点头,虽然他还是不太习惯常乐的称呼,可是目前也只能先这样了,“那行,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跟着我受苦的。”

        “我知道的。”经过今天晚上的事,现在许朝阳在常乐的心中已经和死去的爹爹一样重要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