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和亲公主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姜鸾被唤醒的时候,正躺在车厢内的软榻上。送嫁的马车摇摇晃晃,她透过被风拂起的车帘,看见晚霞已经映红了半片天空。

        “公主,您醒啦!您的头还晕吗,可要进些茶水?”陪嫁宫女跪坐在一旁,询问道。

        姜鸾感到头昏脑胀,她抿了抿干燥的唇,试图从榻上坐起来,宫女见状,连忙攀上前,搀着她坐起来。

        当今天下,七国争雄。强大的越国与势头正猛的秦国签订盟约,并以姻亲结好。由于秦国没有适龄的公主,越王便将越国十七公主姜鸾送往秦国。

        她已经在这辆马车上度过四个月了。马车打造得华丽而宽敞,有各种解闷的小玩意儿,她却晕马车晕得昏天黑地,根本无暇玩乐。

        偶尔掀开车帘,也只能看见漫天黄沙和杳无人烟的荒漠。唯有一个月前,车队入了秦国境内,人烟才渐渐阜盛起来。

        姜鸾坐起来,感觉稍好了一些。她的目光投向小几上的茶盏,宫女连忙倒了一盏茶,小心翼翼递过去。

        车外传来喧闹的说话声。姜鸾慢吞吞啜完半盏茶,方问道:“秦国的国都快到了?”

        宫女应道,“是,马上就要到了。”她露出笑容,“奴婢听说,公主可是秦王陛下的第一批宫妃呢,一定能捷足先登,揽尽陛下恩宠的。”

        秦王堪及弱冠之年,尚未纳妃立后。他和越王议定和亲之事后,便命臣下择贵女为妃,填充后宫。为表对越国的诚意,秦王让被选中的秦国贵女们在京等待,待姜鸾入宫后的第二日,她们方可入宫。

        姜鸾正待说话,突然马车颠簸了一下,她感觉那股头晕欲呕的感觉又涌上来了。她连忙呷了两口茶,将那股难受的感觉压下去,才对宫女道:“秦王不是醉心女色的人,他四处征伐,弱冠之年方遴选后妃,意志非常人能比。”

        天下七国混战,两百年来,一直隐隐以越国为首,秦王李怀懿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局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