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除夕宫宴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给陛下请安。”宫妃和宫女们齐齐行礼,各个声音娇软,如一群黄莺在歌唱。

        姜鸾亦是屈膝,她穿着楚楚衣衫,眉目低垂,双手交叠在腰间,姿态恭顺优美。

        “平身。”李怀懿收回视线,淡淡地说。

        待众人起身,李怀懿又道:“宓妃远嫁至此,水土有些不服,怕冲撞太后,故而不常出宫。尔等后妃,应互相敬爱,不可再行方才的举动。”

        他一边说,一边将目光射向德妃。

        德妃咬了咬唇,娇声应道:“陛下说的是,臣妾日后不敢了。”

        李怀懿沉吟了下,觉得德妃像一朵娇柔的食人花,看起来很会闹腾。那个越女,是重要的政治棋子,不得有误。

        他敲了敲步辇上的扶手,漫不经心地道:“从今往后,若宓妃受了什么伤害,朕唯你是问。”

        德妃:???

        她惊得花容失色,瞪大眼睛看着李怀懿。

        德妃的位份高,又有太后的庇护,在这宫中,算是最吃得开的后妃。李怀懿这话一出,德妃不仅不敢给姜鸾下手,还得仔细地看住姜鸾,不能让她出岔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