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撤绿头牌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李怀懿的食指轻敲桌面,“太傅这话何意?”

        祝青山道:“陛下已经到了弱冠之年,理应为国绵延子嗣。”

        李怀懿沉吟不语。

        祝青山见他沉吟,以为他仍在为当年之事忧虑。祝青山委婉地道:“先帝之事,不过是个意外。”

        先帝在位时,后宫佳丽三千余人。先帝流连于美人的温柔乡里,最终他驾崩时,年仅四十余岁,死在了后妃的床榻之上。

        御医说,先帝是被酒色掏空身体,衰竭而死。

        但李怀懿一直认为,是那些后妃们为了争夺他的恩宠,刻意勾引先帝,无所不用其极,才致使悲剧的发生。先帝驾崩之时,那个后妃的宫殿中,就有催情燃香缭绕。

        李怀懿冷淡地道:“不加节制的欲望,终将吞噬一切。”

        祝青山不敢对先帝妄言。他停了一会儿,缓声道:“陛下克己复礼,是有德之君。微臣记得,当年微臣教导陛下之时,曾对陛下说,您将来手握天下权柄,无人敢出手制约,唯有陛下您,才能制约自己。”

        “这些年来,陛下一直做得很好。”

        李怀懿是个极为擅长克制自己欲望的皇帝,他从不在宫中放置不必要的装饰,从不对物欲的享受做出过多要求,他二十岁才纳贵女为妃,近一年来,对后妃的邀宠视而不见。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