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要您侍寝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蝉声阵阵,三伏暑天的热气层层涌来。姜鸾立在一棵耸翠的树木之下,凝望着几步之遥的李怀懿。

        他身穿藏青色常服,双腿修长,笔挺而精壮的腰间压着一块青玉朱雀纹玉佩,胸膛宽厚,喉结微滚,幽深的眸子自信地看着她,里面写满了势在必得。

        姜鸾蓦然回忆起几个月前,也是在这个地方,她莫名其妙被李怀懿罚跪了半炷香的时辰。

        事后,他一句话都没说,也没让她平身,直接就走了。

        就算他是秦国的皇帝,她好歹也是堂堂一国之公主,现在他的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好热啊,都把本宫晒晕了。”姜鸾靠在身边的陪嫁宫女身上,状似虚弱,嗓音轻轻地道,“扶本宫回长乐宫。”

        李怀懿:?

        他眼睁睁看着,在姜鸾说完这句话之后,她身边的陪嫁宫女愣了一下,随即毫不犹豫地托住姜鸾的手,搀扶着她扭头离开。

        夏日灼灼的阳光下,茉莉和三色堇浓烈地绽放,姜鸾优雅舒缓地离去,她的背影婀娜慵懒,盛夏的清风吹拂着她的海棠红芙蓉纹轻纱裙摆,摇曳出袅娜的弧线。

        李怀懿:???

        这个越女是怎么回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