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尾声 (2 / 1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庄太后轻笑,目光落在湖水上,“不是不喜。”

        是担心阿鸾的命运。

        庄太后不过是个木匠之女,其父心知自己的女儿容貌出众,自小精心抚养着她,不仅请女先生教她说话做事、让她十指不沾阳春水地长大,就连她出门时,都必须撑着一把父亲特质的大伞,以防娇妍的肌肤被烈日晒黑。

        后来越王选妃,庄太后毫无悬念地被择入宫中,一朝锦鲤跃龙门,宾客盈门,烈火烹油。但天子的垂青带来的不是锦绣的前‌程,反而是不幸的命运。

        庄太后曾备受恩宠过一段时间,然而,宫廷美人们层出不穷的争宠手段,终究拉走了越王的心。一朝落势,失去的不仅是宫殿华服,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都受到了皇后妒火的余威,不体面地死去。

        在最彷徨无措之时,庄太后只能抱着她的一儿一女于深宫中恸哭,后来皇后变本加厉的算计,让越王想起了被他扔在犄角旮旯的十七公主,把姜鸾送往秦国和亲。

        他们一家三口,从未感受到越国的荣耀,只体会过强权之下生命的无力与凋零。姜佐承由此仰慕权力,却因被权力灼伤了手而瑟缩;姜鸾性情平和,让她平安顺遂地度过余生,是庄太后全部的期望。

        姜鸾翘起唇角,“多谢阿娘费心,不过,阿鸾还是希望多陪陪你。”

        庄太后假意嗔道‌:“你这个傻孩子,阿娘我病情‌渐好,再活个十年八年都没问题,难道,你也要陪着阿娘在宛州城住十年八年?”

        “有何不可?”姜鸾狡黠地反问。

        庄太后摇了摇头,“那个秦王,可不一定是有耐心之人。”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