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17 章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哪里疼?”钟樾有点儿被吓着了,因为白鹭面上的表情十分痛苦。

        “哪里都疼…”白鹭抓着钟樾的手臂,指节泛白,很委屈地说:“我想找我弟弟…”

        “怎么了?要送去医院吗?”王钧问。

        钟樾直接将白鹭抱起来,想走去路中间叫车,却被白鹭制止了。

        老实说,他是很怕这凡人就这么死了。

        “不用去医院!”白鹭连忙说,“让我缓一下,我缓一下就好了。”

        那个磨砂纸实在把他磨得太疼了,白鹭感觉自己简直像是被削掉了一层皮。

        钟樾皱了皱眉,只能将他带回原来的位置。

        白鹭扒着钟樾,歇息了好一会儿,突然注意到背后橱窗上挂的东西。

        那一刻,他几乎忘记了疼痛,险些要从钟樾身上蹦下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