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宿伏】好情人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在我还小的时候,父亲会抱着我讲睡前故事。那时候我太小了,连话都不会说,只能咿咿呀呀吸吮拇指,他轻柔地拍着我,慢慢讲,讲从前,讲他自己。讲着讲着把自己哄睡着了,于是每个故事都没有结尾。

        他以为我不记得,毕竟谁会认为那么小的孩子有记忆呢?可我也明白为什么,每一个我都记得,还无比清晰,仿佛有人反复在我记忆中朗诵,要把父亲曾经的人生拷贝备份留给我保存。

        让我想想该从哪里讲起。哦对了,就从那个人吧,被父亲提到过最多的、他的先生,姓两面的男人。

        我至今不知道两面先生的全名,父亲只会叫他“先生”。

        先生是什么意思呢?是老师吗?还是某种人生导师呢?又或者是什么更深一层的复杂羁绊?但我肯定他们不只是浮于表面的疏离关系。

        毕竟,哪会有不熟悉的人睡梦中哭着叫先生呢?即便父亲那夜的梦境永远是个秘密,但他的痛苦、无助和求救却是真切的。

        他眉头紧锁流着泪、一遍又一遍呼唤着先生的模样,我至今还记得。

        他梦见了什么,这样悲伤?

        两面先生是谁?

        为什么……不来救他?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