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是愧疚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谢湘亭嘴角直抽抽,盛扶怀应该是听到了方才她与陆绾夏的对话,此时应该是误会她了。不仅如此,他还警惕似的将胳膊从她手中抽回来,此时捂着胸口咳嗽的模样,落魄又狼狈,把搞得自己像个被欺负后依然守身如玉的良家公子一般,生怕沦落成她的面首。

        谢湘亭不禁腹诽,谁要你以身相许,本姑娘的时间本就不多,还想过几年安稳日子呢。

        可不能再把自己都赔给盛扶怀这个负心汉。

        谢湘亭一面觉得可笑,一面耐心同他解释,好给他吃一颗定心丸,别搞得她像是个心思不正的坏人一般。

        她用认真地语气说道:“你放心,我没那个想法,你是将军,我是平民百姓,你我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我绝不会打你的主意。”

        盛扶怀点点头,“你知道就好。我已有妻子,虽然她死了,但我也不会再喜欢别人。”

        谢湘亭忍住不笑,打趣道:“你还挺纯情嘛。”

        她其实真正想说的是,你还挺虚伪。她死了对盛扶怀来说,应当是一种解脱,他得偿所愿了,应该是最高兴的。

        心中这般唾弃着,讽刺的目光看过去,只见盛扶怀暗淡无光的眸子不知看向哪处虚无,默了片刻,缓声说道:“不是纯情,是愧疚。”

        ...

        当晚,苏映从街上买菜回来,顺便带回一个重要消息,镇北将军在探查南境地形的途中遇袭,现在不知所踪,生死未卜。”

        “战场凶险,刀剑不长眼,真真是过了今日不知明日,你说昔日他风光之时,那么多的少女都倾心于他,这大将军死了,又有多少人会为他流泪呢,要我说,肯定一个都没有。”苏映摇着头叹了一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