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委屈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万幸盛扶怀没有碰到什么不该碰到的,他连忙用手抓住木桶的壁沿,用力将身子撑起来,因为着急,在翻身而出的时候,整个人几乎是跌落下去的。

        “谢姑娘,今日多有得罪。”盛扶怀浑身湿漉漉地,说完即刻转身离去,一时情急之下还撞到了柱子,额头重重地被磕了一下。

        饶是如此,他片刻都没停,微微低着头躲避鬼煞一般出了房门。

        屋子里只剩下谢湘亭一人,原本精致干净的浴桶周边被盛扶怀弄得一片狼藉,还伴有滴答滴答的流水声。

        过了半晌,谢湘亭依然羞愤难当,把自己埋在水中冒泡泡,等确定了屋中无人,方迅速伸出胳膊,从一旁的衣架上迅速抽回衣衫,裹在身上,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意兴全都被盛扶怀搅了,谢湘亭狠狠叹了口气,盛扶怀!幸亏你是个瞎子!不然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她平复了一下心绪,然后起身穿好衣服,将四周收拾干净,又涂了些面脂,准备入睡。

        窗外风声阵阵,想是起风了。

        春寒料峭,夜里尤其寒凉,谢湘亭起身将门窗关严,忽然想起盛扶怀出门时,浑身都湿透了,这么出去,多半会着凉,外加他身上有伤,大夫本就嘱咐了不能沾水,方才那一番折腾,可真是要了命了。

        但她还念着刚才发生了那般尴尬的情形,这会儿实在是不宜再见面。

        谢湘亭觉得自己管得未免太宽,又犯了从前心软的老毛病,盛扶怀的冷暖和她有什么关系?而且是他先来冒犯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